霸道文學 > 逍遙侯 > 第1191章 咬人的狗,不叫

第1191章 咬人的狗,不叫

在李延清的眼里,眼前的這位張允恭張正方,當著李中易的面,大罵銅臭子,簡直就是一只不知道死活的小螞蟻。

李中易從來沒有大興文字案的想法,哪怕是孔昆的口水,經常噴到他的臉上,也都一笑置之。

歷史上,涵養能夠和李中易相提并論的皇帝,也就是宋仁宗了!

讀書人,尤其是恃才傲物的知識分子,或多或少有些情商低的壞毛病。

比如說,李白,詩自然是作得好極了,但是,他的不被朝廷重用,和情商極低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和李白的遭遇,大致相仿的大詩人和大知識分子,還有許多。比如說,杜甫的晚年可謂是凄涼異常。

張允恭確實是只小螞蟻而已,李中易若想收拾他,只需使個眼色,眨眼間,這位張正方必須倒大霉。

不過,李中易并沒有為難張允恭,并且配合他一起的痛罵了一番銅臭子后,獲得了張允恭的極大好感。

“無用兄,得閑的時候,請至小弟的陋室一聚,如何?”張允恭不僅發出了邀請,更把他家里的詳細地址一股腦的告訴了李中易,“小弟的家在大相國寺附近的……”

李延清的記憶力超群,張允恭只說了一遍,他便牢牢的記在了心里,再也不可能忘卻。

如果不是李中易就在現場,李云瀟早就忍不住要砍人了,尼瑪,區區一只小螞蟻而已,啥球不懂,居然敢肆無忌憚的辱罵主上,這簡直是叔叔可忍,嬸娘絕不可忍!

李中易也是個妙人兒,居然答應了張允恭的邀請,和他約定年后抽空登門拜訪,喝個痛快,不醉不歸。

等張允恭走后,李中易瞟了眼躍躍欲試的李延清,淡淡的吩咐道:“守忠兄,你還是應該多讀點書,讓腦子更加的清醒清醒。這種所謂的讀書人,要么是家族利益被我動大了,要么就是我以前所言的傻憤罷了。他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只會耍嘴皮子,于國家并無多大用處。偏偏,他們自以為才高九斗,天下事盡在他們的掌握之中,當權者卻有眼不識金鑲玉。”

“守忠兄,所謂,咬人的狗不叫,不會咬人的狗喜歡**叫。類似張允恭這種人,無法作官,因過不了科舉這一關,卻牢sāo滿腹。造反吧,他們更是無膽,因怕脖子被砍的疼。對于他們這號人,完全不需要費心思,更沒必要大驚小怪,明白么?”

很想馬上抓人的李延清,仔細一琢磨,立時覺得李中易對張允恭這類人的形象刻畫,實在是入木三分。

從茶樓里出來后,李中易負手立于街旁,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手里都提著年貨,個個都是掩飾不住的滿臉喜氣,心里多少有些成就感。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不管是在哪個時代,手里有糧食,老百姓們就不會心里發慌。

至于佐餐的美味佳肴,其實對于這個時代的普通草民而言,基本上屬于奢侈品的概念。

在農村,農忙時吃干,農閑時吃稀,才是普遍的情況。

窮苦農民的飯碗里,不僅沒有多少油水,甚至有大半都是野菜。他們自己種的糧食,于七開八支之后,自己反而吃不起了。

天下興,百姓苦;天下亡,百姓亦苦!

這里的百姓,指的就是一直處于社會最底層的廣大農民階層。

歷朝歷代的野心家們,興兵起事的時候,大多會喊出極具煽動力的口號:均田免糧或是輕徭薄賦。

然而,真正做到了均田免糧的時期,大多是王朝建立之初的短暫時期罷了。其后,隨著土地兼并日益嚴重,自耕農紛紛破產,財政收入日益減少,剝削卻日益加深,隨即進入治**的死循環。

寧為太平犬,不作**離人,訴盡了老百姓只求卑微活命的辛酸與苦辣!

在街上,李中易一邊走,一邊看,看到的盡是虛假的繁榮背后,老百姓知足的笑容。

作為實質上的天下至尊,李中易比誰都清楚,抄家得來的田產和糧食,只能暫時填補一下市場的需求,卻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內閣中,對于抄家得來的百萬頃田產,四位相公有四種不同的看法。不過,相公們殊途同歸的觀念,卻是應該將這么多的糧田盡快賣出,以貼補財政收入的虧空。

李中易卻壓根就沒有想過賣田的事,邏輯其實很簡單,賣地財政,只可能維持一時而已。一旦,到了需要大規模對外用兵或是氣候異常導致的天災**之時,遲早會爆發財政和糧食危機。

糧田完全官有,肯定是不可行的瞎搞,王莽當初的試點,已經驗證了天崩地裂的后果。官有企業的各種貪污FǔBài、跑冒滴漏、鋪張浪費、用人唯親,可謂是比比皆是,令人發指。

然而,糧田完全歸私人所有,對于整個國家而言,同樣具有極大的風險。

兩害相權取其輕,李中易覺得,土地按照三七開,或是四六開,小部分官有,大部分私有,互相彌補產糧的缺口,這才是最可行的正道理!

官有的土地,可以低賦租賃給真正的無產農民去耕種,既解決了部分無業農民的就業問題,又可以獲得穩定的糧食收入,足以抵充朝廷的很大一部分開支。

另外,有了官有土地的田賦比例作為參照系,私有土地的田賦,就不可能高到哪里去。

朱重八建立大明朝之后,采取的軍戶制度,出則為兵,入則務農,本是極好的內生循環體系。

然而,軍戶制度的弊端卻也異常之明顯,就是軍戶之家的人口不斷增加,而可以分配的土地數量卻日益減少。不僅如此,軍戶固有的土地,也被軍中權貴們不斷的侵奪。

李中易計劃中的官有土地,卻是永遠禁止賣給任何私人,這也就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侵吞國有土地的可能性。

說白了,部分土地官有,就是無產或是失地農民的最低生命保障線。讓窮苦的農民們在遭遇了天災之時,有幾畝薄田可種,至少有口飯吃,不至于鋌而走險的揭竿而起。

不過,此官有,非彼官有。李中易構想中的官有,其實就是皇家所有,也就是為他個人所獨有,而不是代理治權的官僚們所有。

部分土地歸皇家所有,產權明晰,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土地國有。理論上而言,也只有皇家,為了江山永固,才有永續經營的長遠打算,而不至于盤剝過深。

ps:大年除夕夜,司空依然勤奮的碼字中,求賞一張月票而已,不算太過分的要求吧?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