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秦帝國之召喚天下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劍閣崢嶸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劍閣崢嶸

嬴子嬰笑了笑,側身拱手說道:“請!”

“請!”

一干武將簇擁著子嬰走了進去,子嬰上主座,吳起、李存孝、岳飛上右座,其余諸多武將上左座。

“楚國這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令人震驚不已,不日陛下就要親自統計大軍到來,從漢中南下,大軍直走金牛道,便可以直接打到成都,不知道幾位將軍什么時候發動兵馬?”還不等上茶上酒,子嬰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吳起也知道這并不是子嬰在催戰,皇帝在圣旨里邊就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這邊所有的一切都歸屬于自己統帥,子嬰只不過是一個送圣旨過來的人。

“從目前得情況來看,蜀國上將鄧禹鎮守成都,但是我朝探馬細作,無時無刻不在打探成都城中鄧禹的情況。”

“嗯!”鄧禹點頭,等著吳起的下文,“正如同王爺所說,直接走進金牛道便可,但是當初楚國宗親大將項聲鎮守成都的時候,在金牛道上劍門關雄偉無比,難以攻破之。”

子嬰沉吟片刻:“能夠在劍門關底下鑿除山洞,然后深埋火藥?”

“這……”吳起一時間不能說話,一邊上的岳飛急忙接過話,說道:“啟奏大王,劍門在大劍山和小劍山中間,都是堅硬的石塊地形,無法攻破,我等之前也曾將想過,不如走米倉道,攻取巴中城,相對而言,大巴山那邊的雖然難以行走,可是比起攻打劍門關來說,不知道容易了多少。”

“天下第一關啊,這劍門關!”子嬰嘆息道:“只是米倉道同樣是在大巴山中走棧道,而且米倉道道路狹窄,遠遠比不過劍門關……”

“末……將將將將……”眾人正是愁眉不展的時候,忽然從眾多武將座位上傳來一個聲音。

子嬰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認出這人是鄧艾,也是當初滅晉國和鄭國以后,皇帝親自下令征調鄧艾鎮東軍前來漢中駐守的。

本來鄧艾大軍是駐扎在上蔡城,后來按照諸葛亮等人安排的布置,鄧艾大軍是要駐扎于丹陽,只是皇帝力排眾議,一紙詔書將鄧艾征調到了漢中。

所以漢中除了本地的郡兵,岳飛平東軍,李存孝征北軍以外,又多了一個鎮東軍。

“鄧將軍有何高見,可直接書寫。”

鄧艾提筆寫道:“末將贊同走金牛道,劍閣雖然地勢難以攻克,但是只要領軍到了那里以后,定然可以找到攻克祭拜蜀軍的辦法,更況且蜀軍現在因為南邊的歸路被楚國大將姜松截斷,所以蜀軍定然是人心惶惶。

米倉道道路狹窄,完全不便于行軍,而且這些年以來,棧道年久失修,只有一些商賈依舊還在行走,金牛道道路寬闊,正是大軍行走的不二之選。”

眾人看罷,吳起頷首道:“鎮東將軍此言有理,我等都在漢中城里,卻并沒有打到過劍閣,更不知道劍門關究竟是什么樣子,陛下常言:實踐出真知,我等只是在帥府之中,卻又不去真正看看這劍門關是何等模樣,未免有紙上談兵之嫌。”

岳飛贊同道:“言之有理。”

李存孝道:“到時候看,如果劍門關城門洞沒有堵起來,我就上去給他砸開!”

“哈哈……”眾人聞言,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當天晚上子嬰便在漢中城帥府之中宴飲,第二日就起身回咸陽之中去復命。

再說吳起、岳飛、李存孝、鄧艾等人商議以后,當天就從漢中城起兵十萬,越過勉縣,直走寧強,而后便來到了七盤關口。

這七盤關雖然險要無比,還在是秦軍自己人鎮守的地方。

大軍邊上了棧道,兩日時間以后這才達到了牛頭山,牛頭山一過,就是劍門關。

這一日,大軍暫停修整,吳起說道:“承蒙陛下厚愛,我等方才有今日這等顯貴的機會,這劍門關就在眼前,誰愿意領軍先去?”

話剛剛落下,李存孝便道:“天下雄關數不勝數,這劍門就號稱天地下一,我倒是想去看看。”

“好!”吳起贊道:“將軍乃我朝第一猛將,當初征討晉國,卻也有斬殺呂布之功勞,今日領軍扣關劍門,只是試探,希望可以找出一些破綻來。”

這邊李存孝剛剛要領命前去,大帳外邊卻忽然有人來報:“啟奏元帥,陛下到了!”

吳起本身是武安君,但是卻是皇帝親自加封這一次南征的元帥,屬于臨時頭銜,戰斗結束也就自然沒有這南征元帥的頭銜了。

吳起領著眾人引出大帳,遠遠地就看到皇帝領著一群武將已經正在遠處的棧道邊上。

“臣等拜見皇帝陛下萬歲!”

扶蘇微微頷首:“諸位愛卿快快平身,朕攜五千禁軍先一步來到這劍門,便是想要見識一下這劍門關究竟有多么宏偉。”

說著話的時候,扶蘇眼角忍不住向著鄧艾看了過去,他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在正史上鄧艾就曾經領軍攻打過劍門,至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扶蘇自己卻也記得不太清楚了。

所以當初他才會直接下詔,調動鄧艾前來漢中,就是為了今日,只是子嬰回報以后,卻并沒有發現鄧艾有什么建設新的計策,扶蘇心中倒反而有些失望了。

待的眾人平身,扶蘇問道:“不知道這劍門關如今是何人把手?”

吳起道:“正是那蜀國上將鄧禹親自鎮守,我大軍遠道而來,這鄧禹自然早就得到了消息,此刻防備森嚴,微臣方才正要著令存孝領軍扣關,不曾想到陛下正在這個時候到了。”

“既然是如此,那存孝便領軍前去,朕也跟隨前往,且看看如何想辦法攻破這雄關再說。”

當下李存孝領軍前去,直奔到了劍門關外,這劍門關氣勢恢弘古樸,一眼看過去便有一種天險不可破的強大而氣息撲面而來。

因為這便是棧道,而且又是山路,所以不可騎馬,軍中所有士兵都是步行,最叫人郁悶的是投石機的機床都無法并列擺放,左右兩邊都是巍峨的高山,刀削斧砍似得。

“當初見過函谷關號稱天下第一雄關,此處更是啊!”扶蘇驚聲嘆道。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