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特種兵王在山村 > 第二千三十章 戲中戲

第二千三十章 戲中戲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特種兵王在山村最新章節!

趙志剛一怔,接著笑道:“宇恒,你有什么事情想說的?”

這個老同志現在對司徒宇恒的印象很好,稱呼也從宇恒同志重新變成了宇恒。

不過司徒宇恒根本不在意這個稱呼的改變,他堂堂司徒家的人,還需要趙志剛的好感么。

這里他需要注意的就是宋青瓷,要知道她的爺爺可還是在位的。

司徒宇恒微笑道:“剛才青瓷提了一件利民的好事情,我來到青山鄉也是為了山區的人民,那么也不能夠落后,我這里正好也有一件利民的好事情。”

趙志剛心中一動,今天看起來是要雙喜臨門了,微笑道:“宇恒,是什么事情?”司徒宇恒笑道:“我觀察過我們青山鄉,只有鄉上一所學校,而且這所學校只教小學,孩子們沒有經歷過幼兒園就上小學,對于他們來說就有著很大的不足,而之后初中高

中要去市里面讀寄宿學校。這種不足就讓他們和城里面的孩子有著很大的差距,打擊孩子們的自信心,加上家庭條件的影響,讓很多孩子從小就不自信……所以我覺得如果能夠在青山鄉建造一所幼兒

園、小學、初中三位一體的綜合性學校,對于孩子們的成長來說,有著很大的好處。”

這件事情雖然是葉秋給他設的套,但是如果能夠辦成了,對于他來說也是好處良多,而且既然要辦了,那么不妨給自己臉上貼貼金。

果然,在場的人聽到司徒宇恒的話,都是有些動容。

他們以前是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但是沒有細想。

現在經過司徒宇恒的提點,才發現他們對于山區孩子們的教育關心的太少了。他們只會想著找老師、找人捐書捐款,可是很難想到山里孩子去城里面上學感受到的落差,而這種落差往往才是最可怕的,它足夠摧毀一個孩子的信心,而且還是永久性

的。

像是很多窮人家的孩子,父母小時后就經常和孩子說,家里面很貧窮很困難。

這的確能夠讓孩子養成節儉的習慣,但也可能會讓他們感覺到自卑。

很難再擁有,那種城里孩子的自信、樂觀的心態。

趙志剛也有些動容,可是接著苦笑道:“宇恒,你說的沒錯,可是這件事情很難辦,市里面手續什么好說,可是建學校要很多資源。”

其他人都是點頭。司徒宇恒笑道:“這件事情我知道,大家不用擔心,白寶山那邊答應捐出200萬替長榮村修路,而據我所知用不了那么多,修完路之后估計還會剩下一百多萬,可以用在這

方面,而且還有一個人答應捐款200萬。”

答應捐款200萬的人就是葉秋。

不過司徒宇恒根本就沒有提他的名字,而是笑道:“另外蔡總和陶總也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

所有人都恍然,原來是蔡雅和陶斌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

接著他們突然聯想到最近綠林市政和鼎盛地產,正好陷入了風波當中掙不脫開身,恐怕說到底還是為了這件事情。

如果他們幫忙建設山區學校的事情傳出去,對于他們的名聲也有好處。

趙志剛也沒有想到光是這居然就有300多萬的建設資金了,心里面有些激動。

趙志剛急忙問道:“蔡總,陶總,你們真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蔡雅微微一笑,起身說道:“趙里長,司徒里長說的沒錯,我們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綠林和鼎盛愿意各自拿出300萬的捐款投入到學校建設當中,而且建設學校的工程,

我們綠林市政和鼎盛地產也愿意承擔下來。”

“陶總?”

趙志剛有些不敢相信,各自拿出300萬,那就是600萬,這么算起來一共有將近1000萬的建設資金?

要知道在山區這邊,建一所希望小學也就100萬,這錢都足夠建設10所學校了!

陶斌笑道:“趙里長,蔡總說的沒錯。”

趙志剛得到了肯定的回復,蒼老的臉變得潮紅起來,激動道:“好!好!這是好事情啊!蔡總,陶總,我替青山鄉的鄉親和孩子們感謝你們。”

說完起身,就對著蔡雅和陶斌鞠了一躬。

蔡雅和陶斌對于趙志剛也有了解,要知道以他的資歷其實十幾年前就升上去了,可是為了青山鄉的發展硬是留了下來,直到現在快要退休了。

現在見到他朝著自己兩人鞠躬,兩個人可不敢承受。

畢竟這件事情是葉秋讓他們來了,受之有愧,于是急忙躲了開去。

趙志剛見狀臉上無奈,只好坐了下來,說道:“蔡總,陶總,真的太謝謝你們了。”

蔡雅和陶斌急忙擺手:“趙里長,你們還是討論一下這件事情吧。”

趙志剛點頭:“對,對,說說這件事情。大家有什么意見?”

眾人互相看了看,他們能夠有什么意見的。

趙志剛接著眉頭一皺,有些的擔憂的看向宋青瓷,擔憂的事情就和之前一樣。

不過他的擔心顯然是多余的。

司徒宇恒笑著問道:“青瓷,你應該沒有什么意見吧?”

宋青瓷俏臉微變,她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之前為什么司徒宇恒愿意幫自己說話,原來目的是在這里。

而且她敢肯定,要是她反對的話,那么她水電站的事情估計也會成問題的。

其他人也很快想到了這一點,怪不得之前司徒宇恒那么支持宋青瓷。

宋青瓷想了想,其實就算是之前司徒宇恒不幫自己說話,這件事情她也沒有辦法反對,不然良心上過不去。

可是……

她看了一眼蔡雅和陶斌,心里面突然有些幽怨起來。

這兩個人既然是葉秋的朋友,為什么這件事情是去找了司徒宇恒,而不是找自己?

怎么說自己和他也有過一次關系吧?

女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雖然宋青瓷明明想著和葉秋兩清了,可是真正遇到了事情,心里面還是忍不住多想。

過了片刻。

宋青瓷才整理好復雜的心情,輕聲道:“我也覺得這是好事情,山區孩子們的教育的確落后太多了,司徒里長,我替山區的孩子們謝謝你。”司徒宇恒聞言,臉上閃過得意之色。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