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圣墟 > 第1457章 詭異源頭

第1457章 詭異源頭

陰州,九號三人的融合體盯著魂光洞的主人,道:“讓人作嘔的怪物,竟從魂河中上岸了,莫非認為陽間已經淪為你們的新巢穴,來了就不要回去了,非宰了你不可!”

九六三剛來時還算平和,但現在卻一臉的冷冽之色,對魂光洞的主人非常敵視,不加掩飾,像是有深仇大恨,深惡痛絕。

武皇幾人臉色凝重,縱然是他們也都感覺事態嚴重,魂河中的生物上岸了?這可是超級可怖大**。

若是這樣的話,陽間被滲透很多年,居然都沒有發現魂光的洞主人的真正身份,這相當的危險。

別人或許不了解魂河,不知道意味著什么,可到了他們這種層次怎會不明白?魂河是不祥之地,詭異之源!

曾經的魂河盡頭,連天DìDū曾喋血,大戰極其慘烈,那里對陽間生物來說是厄土,是大禍源頭之一!

甚至有人猜測,每一次的紀元更迭,世界覆滅,魂河都有可能是參與方之一,必須得嚴加提防。

不是沒有人想推平,可是,魂河盡頭太神秘,當年連幾位天帝殺過去,都留下遺憾。他們以為掃平了一切,可事后才覺察,竟還有最后一關,匿在詭異盡頭的黑暗中,沒能找出來,不曾攻破。

可想而知,那里多么的危險,魂河盡頭的終極關極其恐怖!

當年,曾有無上血灑落,染紅魂河畔。

滿身都是銀色光輝的魂光洞霸主很鎮定,帶著冷淡的笑,面對九六三,又看向另外幾位究極生物,他從容而平穩,直接挑明,這是第一山的人在污蔑他。

“他想為黎龘復仇,分化我等,以后逐一針對。”魂光洞的鼻祖平靜開口,始終都很冷靜。

這時,幾位究極生物都露出異色,沒有開口說什么。

九號的融合體并未急躁,雖然難得的有了情緒波動,很仇視這個周身銀色魂力濃郁的霸主,但不曾失去冷靜。

他看向幾位究極生物,道:“你們要知道,魂河盡頭多么的危險,稍有不慎就可能會讓陽間萬劫不復。”

稍微一頓,他又道:“這么多年來,讓一個魂河中爬上來的生物混跡陽間,且與你等并列,這不是失誤,而是大過!”

滿身都是濃郁銀色魂力的霸主,魂光洞的主人,淡淡一笑,有些冷酷,話語簡短,道:“欲加之罪。”

“呵呵……”九號的融合體也笑了,再無任何言語。

轟的一聲,虛空崩解,大道斷裂,毀滅氣息鋪天蓋地!

這實在太突然了,九六三直接動手,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也讓魂光洞的鼻祖瞳孔收縮,極速后退。

然而,天地徹底變了,到處都是模糊的痕跡,無論是天上還是地下,亦或是虛空中,都烙印滿紋絡。

陰陽圖,很古老也很朦朧,到處都是,宛若水墨畫,黑白輪轉!

九號以前施展過,但是卻同現在不一樣,此時威能更恐怖,無數的陰陽圖浮現,很模糊,烙印每一寸虛空間。

九號的融合體將這里化為黑白世界,鎖住了天地,成為一個有形的黑白牢籠,將魂光洞的主人鎮在當中。

“沒有理由,只憑污蔑,你就要動手?!”魂光洞的主人大喝,周身魂力澎湃,銀白光芒沖霄,太駭人了,古來罕見,這么靈魂力驚人的生物太可怕。

他以魂光就要切開時空了,要撕裂一切阻擋。

“要什么理由,老子認出你的身份,聞到魂河中獨有的惡心氣味后,何需解釋,哪里需要為誰說明,直接動手就是!剛才說那么多,不過是為了穩住你,怕你逃走!”九號的融合體吼道。

剛才,他最主要的目的是封鎖此地,無數陰陽圖痕遮攏了天上地下。

同時,這也是為了保護這片大地。

不然的話,現在九六三太可怕了,輻射出的能量足以讓陰州毀滅!

“你們還不動手,真要看他離間我等,以后逐一出手嗎?!”魂光洞的主人對其他究極生物喝道。

“爾等當自重,別讓我懷疑你們中還有魂河中爬出的生物蟄伏。”九六三開口。

接著,他又道:“雖然同樣涉黑,但你等不過是行走在黑暗中,有血有肉,而魂河中爬出的怪物則不同,是感染體,是詭異源頭之一!”

幾位究極生物無言,什么叫涉黑?真是不中聽啊,這老家伙當他們是在混嗎?

轟隆!

九號的融合體果斷而強絕,陰陽圖演發出蓋世一擊,如同一個光輪,霸道絕倫的轟殺了過去,光陰河流被截斷。

隱約間,那片布滿圖痕的時空凝固了,魂光洞的鼻祖如同畫卷中人,像是被掛在一堵神秘墻壁上,下不來,被重擊!

噗!

陰陽光輪鑿穿魂光洞的鼻祖,真血四濺,驚懾世間!

“敢從魂河中爬出來,我就敢弄死你!”九號的融合體咬牙切齒,像是有血海深仇,無邊的大恨。

現在他如此凌厲懾人的氣質,與他平日人畜無害、漫不經心的樣子完全不同!

“吼!”

魂光洞的鼻祖嘶吼,恐怖氣息彌漫,無形的魂光在震蕩,太過駭人了,若非陰州被鎖,他足以讓數以億計的生物魂光燃燒,死個干凈。

即便如此,離這里最近的觀戰者,陰州外的大能還是受到影響,一群人噼里啪啦的墜落下去,魂光都在跟著震蕩,幾乎要炸開。

這實在駭人!九六三都已經鎖住陰州了,還會如此,足以證明魂光洞的鼻祖無愧是究極強者,動輒就可以滅河山億萬里。

“你是不完全體,是要召喚魂河中的真身,還是說要呼喚你的主子?”九號的融合體冷笑道:“恐怕不行,今天我說了,禁忌不可輕言,你印堂發黑,就要死了!”

轟!

九六三占盡先手,陰陽光輪旋轉,沒入那璀璨而巨大的魂光中!

魂光洞的主人,其魂力驚懾人間,自身的魂光高達不知道多少萬里,矗立在大地上,太具有壓迫性了。

他要以魂光以無邊的魂力撕開桎梏,磨滅九號的融合體。

但是,此時他遭受重創,陰陽光輪生生不息,沒入他璀璨而磅礴的魂體中,截斷了光陰,震的他魂血飛濺!

“說弄死你,就一定弄死,履行承諾!”九號的融合體低吼。

……

鳳王的洞府,楚風收割完畢,足足獲得一大捆壯魂草,每一株都潔白無暇,清香陣陣,讓人靈魂都為之迷醉。

這東西能滋養人的靈魂,可以續命,為稀世是珍。

除此之外,他還從那藥田中收集到部分大能級土質,這是更加讓他心動的好東西,如果量足夠的話,可讓石罐中的種子再發芽。

太陽河畔的這座洞府很美麗,風景如畫,山門內盡是各種靈藤異草,白霧蒸騰,神泉汩汩,猶若仙境。

現在整片道場都一片寂靜,這里的進化者都成為階下囚。

楚風看著鳳王,道:“我本與你無冤無仇,你等竟要以什么優雅的姿態狩獵我,現在還覺得有趣、好玩嗎?”

他很厭惡這個女人,雖然的確美麗的驚人,是一個少見的麗人,但是他依舊不想手軟,臨去前要解決掉她。

鳳王平日里煙視媚行,是一個禍水級美人,在陽間有極大的名氣,一直高高在上,而現在心中大懼。

她的魅力,她的手段,現在全部失效了,這個楚魔頭根本不吃這一套。

“我一時被玉望遮了雙眼,還請給我一個機會,魂光洞會給你足夠的補償。”鳳王祈求,想拖延時間。

因為,她對自己的師門有信心,背后的能量恐怖無邊,有震懾陽間的底蘊與來頭!

可惜,楚風不為所動。

“你叫鳳王,辱沒了這個名字!”楚風還真不是違心的話,的確有這種感受,因為在過去這個名字曾給他留下很美好的回憶。

地球上曾有一只鳳,被稱為不死鳳王,當年與他相過親。

想起當年,楚風一陣悵然,有些出神。

他有些感嘆,青蔥歲月啊,就這樣逝去了,在地球天地異變初期,他居然被父母逼迫去連著相親兩次,滿滿地回憶。

第一次是和夏千語,當時還有添頭姜洛神。

第二次相親,他便遇上了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一副女王范但卻失憶的不死鳳王,還帶給父母看過,那時兩個老人都很開心,很滿意。

多年過去,有些人多半再也見不到了,有些事早已成為過往,不復再來。

十幾年了,不知道不死鳳王怎樣了?應該活著吧,希望安好,楚風一嘆。

噗!

短暫回憶后,楚風擊斃鳳王,并未手下留情。

至于那個赤發天尊自然也難逃一死,管你是否為魂光洞的嫡系。

所謂的天地異象,血液傾盆等并未出現,因為被楚風一拳轟散,打滅了。

紫鸞一哆嗦,有些怯怯的,弱弱的,這才是她熟悉的楚魔頭,對敵下手時從來不手軟。

“不賣了?”她小聲問道。

“賣給你個頭!”楚風敲了她瑩白的腦門一下,在陽間,他當人販子的話,能賣給誰去,難道掛在魂光洞前叫賣?實力不允許。

“好痛,可惡的魔頭!”紫鸞抱著頭,又差點哭出來。

“龍肝鳳髓,為天下珍肴中的極品,我要不要嘗嘗呢?”楚風盯著那頭化出原形的五色神禽,一陣猶豫。

這是一頭擁有不死鳥大量真血的神圣禽類,可是,當想到不久前它還是人形的,楚風有些下不了嘴。

“算了,口腹之欲當戒,我當自省,莫要沉迷,不如歸去,還是去……洗劫吧!”楚風搖頭,如此理由,這么光明正大,萬分有底氣,也是讓紫鸞發呆,而后暗自鄙視。

離火天鴉天尊面無血色,被楚風逼迫著帶路,前往其洞府。

最終,楚風在太陽河中的一座洞府內失望而去,離火天鴉是個散修,府中實在沒什么奇珍異寶。

“這就是魂光洞?”楚風帶著紫鸞趕到了目的地,來到太陽河上游,盯著一片云蒸霞蔚的錦繡山川。

當然,說是來到了上游,其實離魂光洞還隔著無盡遙遠之地呢。

并且,這次他以輪回土糊住自己與紫鸞,并石罐遮蔽,確保安全最重要。

所謂的魂光洞,的確就是一口洞!

它位于那片神山群最中央區域的主山上,隔著很遠都能夠看到那里噴薄瑞霞,魂力洶涌,神圣無比。

至于山間,奇花異草到處都是,氤氳靈霧四溢,神霞澎湃,各種瑞獸與靈禽不時出沒,多不勝數。

這塊地域有強者!

不過,似乎發生了異常現象,因為楚風看到山中許多進化者昏厥,倒在山門中。

“有點邪性,怎么似曾相識呢?該不會又被那位光顧了吧?”楚風產生不好的聯想。

然后,他當真看到了,那口洞中除卻仙光,除卻魂力洶涌外,還有陣陣烏光在蕩漾!

“我去,它又來了?!”楚風發呆。

然后,他果斷行動起來,直接向著太陽河中某座島嶼沖去,既然有烏光打前站,跑魂光洞中去了。

那么他也就不怕了,這意味著本地的主人可能是地下世界的黑暗源頭之一,不在家中。

這預示著,又一個空巢……老究極,正在倒血霉!

“你進洞,我上島,咱們分頭行動,各干各的!”楚風興奮,島嶼上絕對有不可想象的魂藥,借助太陽火精生長,這是要發大財了嗎?他要干一票大的,感覺熱血沸騰。

那道烏光進入魂光洞深處掃蕩很久了,但卻一直沒有離開,因為始終覺得這里異樣,有特殊的痕跡。

轟的一聲驚天巨響,它發現線索,開啟了某一座隱蔽的門戶,打開了古老的封印。

然后,他便看到了瘆人的魂河!

“弄死你們!”這四個字自那黑的讓人發慌的烏光中傳出。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