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嚇……嚇死船了

第二百四十六章 嚇……嚇死船了

曾經有一個在這個世界上掀起兩次世界大戰的國家,因為某些條約限制,制造出了一種安裝戰列艦大炮的巡洋艦。↗,

用主炮口徑來算的話,這種戰艦應該叫戰列艦,但是從排水量來算的話,這種戰艦又只能算是巡洋艦。

于是乎,當年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戰列巡洋艦擁有了一個不知道算是褒義還是貶義的外號,袖珍戰列艦。

后來,繼承了這些不知道算是戰巡還是戰列艦裝的艦娘們,也在身材上變成了袖珍艦娘。

明明擁有戰列艦大姐姐一樣的粗硬炮管,體重(排水量)雖然小一點,但也沒小到哪去,卻在世界之力的惡意下,身體都處于小學生的狀態。

如果不是主炮的口徑擺在那里,這些袖珍戰列艦艦娘乍一看就像驅逐艦一樣。

和明明是戰列艦,身材也是萬年小學生的維內托一定很有共同話語。

大約是不愿意面對這樣的現實,又或是純粹因為好玩,這些袖珍戰列艦紛紛表示我們要“修真”,我們是不是袖珍戰列艦,而是修真戰列艦。

于是來自東方道教的信仰,莫名其妙的在這些艦娘里流傳了開來。

亞頓面前這艘同樣是袖珍戰列艦的德系戰巡德意志,也不能免俗。

所以才會有這個算命攤的出現。

也幸好亞頓和休伯利安并不是這個世界的艦娘,不然的話,一定會吐槽這艘還知道開辟第二職業的德意志戰巡艦娘不夠專業。

預言水晶球和塔羅牌占卜是哪門子修真啊。

“其實這些東西都是拿來當擺設的,占卜算命用的不是它們。”修真戰列艦德意志如此解釋道。

“哦,這么說你真的會預言?”聽出德意志話里含義的亞頓開口問道。

“額……”德意志有點尷尬的抓了抓頭發說道:“其實只是我的特殊技能比較像占卜的。”

“占卜的特殊技能?”聽到德意志這么說的亞頓有些好奇了,莫非是什么計算型的特殊技能。

“沒有想象的那么夸張啦,只是一個對戰斗力沒什么作用的能力。”德意志說著的同時在她的桌子下面翻找出一個小紙牌擺在面前。

“算出你的前世今生?看看你的未來將會成為哪一艘深海艦娘?”念完紙牌上的語句,亞頓用著微妙的眼神盯著德意志。

“嘿嘿,很火的哦,船多的時候我這里都是要排隊的。”德意志似乎對這一項“占卜”很有信心的樣子。

“……總覺得有點奇怪。”亞頓感覺很古怪的說道。

“其實也沒什么好奇怪的啦,才三十鋼一次,就當圖個樂呵,奇怪,今天不是休息日么,怎么這么安靜呢?”并沒有打算直接說出來自己能力是啥德意志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帳篷外面。

“那么,你算算我會成為什么樣的深海艦娘。”把三十份鋼材擺在桌子上的亞頓說道。

“等等,只是三十份啦,不是三百份啦。”只拿了三份鋼材的德意志開口說道。

“這不是三十份嗎?”數了數發現沒錯的確是三十塊超壓縮鋼材的亞頓好奇的問道。

“我是說三十份普通鋼材,不是這種特殊鋼材,要是收費三十份這種特殊鋼材,我會被舉報亂收費的。”咬了一口亞頓遞過來的巧克力味鋼材,德意志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原來這也有區別嗎?”亞頓收起剩下的二十七份緹都劃拉自己的鋼材問道。

“當然啦,這種有特殊口味的特種鋼材算是一種比較貴重的資材吧。”知道亞頓是剛從建造器里面走出來沒多久的初代艦娘,德意志很耐心的解釋道。

“一比十的比例?”亞頓說道的同時遞給休伯利安一個眼神。

看到亞頓眼神的休伯利安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的轉身走了出去。

“沒那么詳細,不過也差不多吧,她是去做什么了?”德意志看了眼沖出自己占卜攤的休伯利安奇怪的問道。

“找錢去了。”亞頓話剛落音,休伯利安就已經回來說道:“差點讓他給跑了。”

“哦……”沒問怎么差點讓那個鯛魚燒攤老板跑掉的亞頓只是簡簡單單的哦了一聲。

“發生什么事情了嗎?誰跑了?”德意志越發好奇。

“沒什么,只是之前不知道把這些資材當做普通資材價格花掉了,所以我讓休伯利安找了回來。”亞頓輕描淡寫的說道,至于休伯利安是怎么把一位已經跑到好幾公里以外的猥瑣大叔吊打一通的事情就直接揭過了。

不過受到那么嚴重傷害后還能掙脫麻袋跑到幾公里之外,這個世界的普通人都擁有狂熱者的體質嗎?

“……”德意志總覺得面前這艘艦娘有些話沒有說的樣子。

“我會在以后成為什么樣的深海艦娘呢?”亞頓重復了一遍自己剛才說的話。

“咳咳,是如果戰沉的話會成為哪一艘,而不是以后一定會成為的。”連忙糾正了一下亞頓說法的德意志開口說道,比如像這座要塞都市的市長,那艘提爾比茨一樣選擇拆解艦裝退役,自然也就不會變成深海艦娘了。

“這倒無所謂。”對于自己是否成為深海,成為哪一艘深海艦娘,亞頓并不太在意,她現在只是很好奇這艘修真,額,袖珍戰列艦的特殊能力是啥。

“額……”注視了亞頓一會后,德意志有些奇怪的說道:“為什么會是工程艦?”

“工程艦?深海工程艦?”亞頓反應過來剛才的注視就是這艘艦娘在發動她的特殊能力。

“好像……是這樣的吧,為什么會是工程艦呢,等等,深海艦隊有工程艦嗎?”德意志有些苦惱的說道。

“……似乎說的過去的樣子。”沒弄明白這艘袖珍戰列艦靠什么樣的能力觀察自己的亞頓說道。

“那我呢?”休伯利安似乎很感興趣的湊上來說道,就像德意志說的那樣,三十鋼材湊個樂呵。

“飛行場姬……咦,你竟然會成為深海棲姬,等等,你不是和我一樣的戰巡嗎?為什么?等等……我的上帝……不對是玉皇大帝呀,90米口徑的主炮,我沒看錯吧?”

德意志嚇的從自己的位置跳了起來喊道。

“……”看到德意志反應的休伯利安看了眼亞頓,注意到休伯利安眼神的亞頓點了點頭,看來這艘戰巡的特殊能力是和探察有關。

“那能算一下我的嗎?”小心翼翼的掏出三塊特殊鋼材的加賀問道,對于現在的加賀來說,這三塊特殊鋼材已經算大半家底了。

“我需要靜靜,靜靜。”看來是被休伯利安嚇到的德意志癱軟在地上喘著氣說道。

“額……”加賀看到德意志不想再算命的樣子,有點想把剛遞過去的三塊特殊鋼材收回去,又覺得丟船而陷入了糾結之中。

好在德意志很快平復起自己的心情,90米的口徑的主炮嘛,還是戰巡,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嘛,緩過神來的德意志注意到加賀的糾結,自然不會讓到手的生意飛了,觀察了一會加賀說道:

“你是剛剛從深海變成艦娘的吧?”

“啊,是的是的。”沒想到自己來歷一下就被看穿的加賀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歧視。

“我以前也是,后來想開了也沒當回事了。”德意志注意到加賀的表情變化,安慰了一下接著說道:“你就不用算了,要是你還有機會蛻變成深海,是不會發生什么變化的。”

簡單來說從深海空母變成的加賀再變成深海的話肯定還是深海空母的走起。

“那她呢?”把wo塞克斯拉過來的亞頓問道。

“今天是大開張了,一下算了四……三個。”德意志有些開心的細細觀察起面前的埃塞克斯,然后本來有些開心的表情瞬間凝固下來。

這艘很顯然察覺到什么的戰巡僵硬的轉動著脖子抬頭看了一眼亞頓,又看了一眼休伯利安,最后看了一眼近在咫尺卻似乎遠在天邊的帳篷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本店暫時不為深海艦娘提供服務……”

然后垂下頭,一副認殺認剮的樣子。(未完待續。)u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