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四百七十八章 wo醬超進化

第四百七十八章 wo醬超進化

“這可是我的船艙啊!!亞頓你想想辦法啊!我可不想自己肚子里生出一艘深海棲姬啊!”看見倒在地上的醬身上散發出一股熟悉的氣息,北宅也跟著兩腿發軟的說道。

一艘深海棲姬在自己艦體的船艙里誕生,哪怕這艘深海棲姬沒有敵意,但就單純的誕生過程就足以讓北宅住進修復渠了。

甚至有可能修復渠都不需要,直接沉在原地,變成一艘深海艦娘再爬起來。

而且就算能活下來,有著自己肚子里生出一艘深海棲姬光輝事跡的北宅,也會徹底抬不起頭來的,從此只能過著深居簡出的死宅日子。

等等,這么說好像沒什么變化的樣子。

對醬啥也沒說直接喝下虛空幽能,然后又啥也沒管的直接倒在地上開始進化,亞頓深深的嘆了口氣。

沒錯,就是進化,亞頓可以感覺出醬正在朝著更高等級的方向進化,而且暢通無阻毫無壓力,就像南達科他說的那樣,醬本身就已經是深海大校了,離成為深海棲姬只是半步之遙而已。

估計南達科他所說的百分之九十還是用著比較委婉的客氣說法,一艘深海大校想要進化為深海棲姬只要喝一杯虛空幽能就夠了。

不過很顯然,就算醬進化成功率是百分之一百,也不能讓她在北宅的肚子里進化。

無論醬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她進化時渾身散發出來的深海氣息已經開始侵蝕和毀滅北宅的船艙了。

亞頓伸出手想要用靈能把醬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結果這些靈能不僅沒有控制住醬身邊的空間,還讓醬的進化產生了一絲漣漪。

不想醬因為自己的動作進化失敗,亞頓立刻收起了靈能,嘆了口氣對北宅說道:“你可能需要去修復渠呆一段時間了。”

“啊?”北宅沒反應過來就看到身邊的船艙里的艦娘一艘又一艘的被亞頓傳送了出去,很快房間里就只剩下她和虛空追尋者。

制止了亞頓傳送自己行為的小虛說道:“還是我自己來吧。”

說著小虛就變成了一團綠色的馬賽克,兩艘飄在空中的幽靈艦娘被小虛的折躍方法嚇了一跳,不過亞頓并沒有時間問這兩艘幽靈艦娘又誤會了什么,直接讓這兩艘幽靈艦娘回到了自己體內。

察覺到亞頓要做什么的北宅臉色一變,糾結的說道:“那個,用力輕一點啊,這里可是我的彈藥艙附近。”

北宅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陣刺耳的金屬撕裂聲。

在退出船艙走到甬道的北宅因為腹部的劇痛蹲到地上時,亞頓和正在進化的醬所在的船艙連帶著頂上的甲板一起被從北宅的艦體上撕扯了下來。

被亞頓強行扯下來的船艙跟著亞頓一起飛到了半空之中,同時抖掉了身上懸掛的各種東西。

“額”看著被一起抖下去的那艘墮落艦娘,想起來自己沒有傳送對方的亞頓看了眼落到水面上依然保持跪地姿態的墮落者,分出一絲靈能在對方的身體周圍組成了一圈防護結界。

很微弱,但是夠用了,至于會不會在醬進化的時候遭受什么意外,就看這艘墮落者的運氣了。

當亞頓做完這一切后,抖落身上各種零碎掛件的船艙也沒有堅持多長時間,就被隨著進化的加深,散逸的越來越多的毀滅力量所侵蝕成碎屑。

渾身被一團紅黑色氣霧包裹在里面的醬,就像睡美人一樣趟在被亞頓保護下來的船艙地板上。

看到醬的進化并沒有發生什么意外,懸停在醬身邊的亞頓注意到周圍似乎產生了一些混亂。

尤其是在附近那艘赤城號甲板上的總督府重建辦公務人員更是一副避難的樣子一艘接一艘的跳下了水里。

嗯,因為重建工作很緊張,被壓縮壓縮再壓縮的總督府公務人員基本是一水的艦娘,而且都是戰艦艦娘。

對深海棲姬散發的來自類似物種食物鏈的壓制性氣息,就算沒有赤城在那里指揮協調,也知道大事不妙先跑了再說。

面對深海時,所有的艦娘都是無畏的,但無畏并不是說要當笨蛋。

也許這些很多只是在前線鎮守府服役過一段時間的艦娘并沒有見過真正的深海棲姬,但是都知道在面對一艘深海棲姬的時候,就算自己萬歲沖鋒,也沒有任何用處。

教科書上都說過,任何一艘深海棲姬都不是靠一艘或者幾艘艦娘就能夠消滅的。

看到混亂并沒有引起什么更多的災情,亞頓點了點頭后抬起頭望了一眼天空。

接受到亞頓命令的幾艘軌道空間站紛紛在站長們松了口氣的表情下停止了對天基武器的充能。

拿著望遠鏡弄明白發生啥事的夏大將也同樣長出了口氣對自己的秘書艦說道:“解除戒備。”

收到自家提督命令的233號鎮守府艦娘們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按下了各自艦裝上的炮口,當然,艦裝是沒有收回去的,誰知道這艘新生的深海棲姬會不會出啥狀況。

雖然她們并不畏懼一艘新生的深海棲姬,但是要讓她們在這片總督府所在海域和對方打,是很難放開手的。

在面對深海棲姬時候如果放不開手,那么就意味著要承受很多的犧牲,能夠避免這種情況自然是最好了。

不過這些艦娘在察覺到又是新任總督弄出來的幺蛾子后,真的很想吐槽這艘戰斗力掉渣天,竟然還能當上總督的艦娘沒事閑的作得慌。

竟然在總督府讓麾下的深海艦娘進化成深海棲姬,要是讓別的戰區知道了,會怎么吐槽我們太平洋戰區啊。

對于這些艦娘的心聲,亞頓沒有聽到,就算聽到了也不會當一回事,她在解決了周圍的情況,安撫了一下居民后,就全神貫注的盯著進化中的醬。

這可是第一手的觀察資料啊,能夠零距離觀察一艘深海艦娘是如何進化成深海棲姬的。

大約是知道這種情況很少見,被亞頓隨機丟出去的休伯利安還有小虛也一前一后的折躍到了亞頓身邊,跟著亞頓一起好奇的盯著醬。

可能是因為什么事情耽擱了,穿著金黃色女仆裝的塞布羅斯過了一會也出現在了三艘艦娘的旁邊。

于是四艘星際艦娘就這么站在幾乎算是零距離的位置注視著醬的進化之旅。

隨著醬進化的持續,當她身體內部完成了進化的第一步后,她的艦裝和身體也跟著發生了變化。

首先是醬頭上的水母艦裝從中間分裂成了兩半,變成了一條字型飛機起飛跑道一樣的艦裝把醬的身體套在里面。

然后在進化開始就被召喚出來的拐杖艦裝,慢慢變成了一個張著大嘴,有著一口鋒利牙齒的怪獸頭,怪獸頭的嘴中是一門口徑看上去很粗的火炮,頭頂上還出現了一門像是岸炮的艦裝。

最大的變化就是醬本來只能算中規中矩,既不像亞頓那樣豐滿,又不像休伯利安那樣慘淡的身材了起來。

胸口的兩團雖然還無法達到亞頓那種程度,但是也接近自己前任上司港灣棲姬南達科他的程度了。

最后醬的頭頂,在脫了水母艦裝之后,出現了一堆小小的黑色犄角,就像醬的好友,那艘深海重巡小北腦袋上犄角的成熟版一樣。

“深海那邊又多了一艘飛行場姬啊,唉。”最后一艘飛過來圍觀的企業號說出醬進化后的名字。

“原來這就是飛行場姬嗎?”亞頓的記憶庫里被世界之力塞入過關于飛行場姬是什么的記載,一種先天性陸上基地或者由深海空母進化而來的一種深海棲姬。

舍棄了很多靈活性和機動性,換來了數倍容量的機庫,同時機庫里的搭載的飛機威力也要比深海空母的艦載機要強大很多。

因為是陸上基地,所以飛行場姬可以搭載很多深海空母無法使用的重型轟炸機,預警機。

相當于在把依靠戰機的戰斗力方式發揮到了極致的深海棲姬,就算是上百艘航母艦娘同時出手,也未必能在一艘飛行場姬的手里拿下制空權。

而由于提督并不能契約相同型號的艦娘,所以要湊齊上百艘航母,往往需要好幾位像夏源堂這樣的大將級提督合作。

不過因為太依賴自己機庫里那些飛機的戰斗力,飛行場姬就像是一艘全屬性優化過的深海空母一樣,深海空母身上擁有的弱點她也一樣擁有。

如果可以不計犧牲的萬歲沖鋒,豬突到一艘飛行場姬附近用大量的炮火把她打到中破,那么她會因為失去起降飛機的能力喪失大部分的戰斗力。

是一種優點很大,缺點也同樣很大的深海棲姬。

可惜這種戰術只存在于腦洞之中,因為那種不管制空強行突入的戰術付出的犧牲實在太大。

更重要的是,作為一艘深海棲姬,尤其是這種遠程支援能力掉渣天的飛行場姬,她身邊能沒有深海艦隊嗎?

因為飛行場姬的支援能力強大,這種深海棲姬的深海艦隊往往比其他深海棲姬的艦隊要強上好幾分。

進化完畢的醬緩緩的睜開血紅色的雙眼,迷茫的環顧了一下四周圍,在看到亞頓后立刻用著跟港灣棲姬差不多的沙啞聲喊道:

“”未完待續。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