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你們怎么還不跑啊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你們怎么還不跑啊

古代棲姬和普通棲姬的區別主要在兩個方面。Δ』

一方面自然是這艘艦娘對于自己這個艦種來說,是最初的,擁有憶,也是被這份記憶印象最嚴重的。

跟其他那些和自己擁有一樣艦裝的初代或者次代艦娘相比,這些最初代艦娘屬于自身的性格更突出。

比如大部分提爾比茨艦娘都是死宅,一小部分也是正在朝著化作死宅的道路上飛奔著,那么作為這些性格的原點,最初代的北宅,可以說是宅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也不在話下。

跟最初代的北宅比起來,那些次代和初代的提爾比茨,都得心服口服的喊自己艦種的最初代艦娘“宅王大人”或者“北方女王大人”。

而第二個方面就是一直被重點描述的,這些最初艦娘的戰死頂過算是重生,會以另外一個相反的模樣再現人間。

最初代艦娘戰沉會變成古代棲姬,古代棲姬戰沉會變成最初代的艦娘,和其他艦娘以及深海艦娘在死亡后需要看運氣是否投奔對面相比,這些最初代艦娘和古代棲姬的死亡轉化是必然的,百分之一百的。

只有在古代棲姬的狀態下,被和自己相同艦裝的艦娘徹底擊敗,才有可能終結這種和詛咒一樣的輪回。

也許有一小部分的艦娘或者深海會羨慕這種永生不死的能力,但是大部分深海和艦娘都視這種力量為詛咒。

如果不是那些最初代艦娘很多不僅身體堅如鋼鐵,意志也堅如鋼鐵,在這幾百年戰火紛飛的世界里,早就應該厭倦了吧。

事實上的確有那么一些最初代艦娘厭倦了,比如跟先先代歐皇小白一起隱居的最初代黎塞留。

雖然沒有人知道那艘最初代的黎塞留為什么會隱居,但大部分艦娘都認為是那艘最初代的黎塞留厭倦了這種輪回,才選擇跟著把自己從古代棲姬變成艦娘的小白教皇一起隱居的。

跟那些建造起里走出來的初代艦娘,還有那些本來是普通人的次代艦娘最后可以選擇拆解艦裝退役不同。

最初代艦娘的艦裝是無法被拆解的,力量的繼承只有那種和儀式一樣的戰斗。

幾百年來,完成這個儀式的艦娘只有兩艘半,o醬的前任老大,那艘港灣棲姬南達科他就是其中之一。

作為一艘從科幻讀本里走出來的幻想艦娘,拜自己經常性丟失記憶的習慣所賜,鸚鵡螺號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天生的艦娘,還是從建造器里走出來的了。

反正鸚鵡螺號自己肯定不是繼承艦裝的次代艦娘,因為一直到現在,幾乎游遍全世界的鸚鵡螺號還沒見過第二艘能夠被稱為鸚鵡螺號的艦娘。

所以就算鸚鵡螺號不愿意承認,她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很有可能是一艘古代棲姬的狀況,而且她也不確定自己殘缺不全的記憶力丟失的那些里,有沒有證明她有過多次輪回的部分。

再加上鸚鵡螺號覺得自己這樣戰五渣的深海棲姬,要是到處宣傳自己是古代棲姬,這個逼可能還沒裝完,就會被那些感覺整體檔次被拉下來的“真”古代棲姬們聯手掐死了。

至少在鸚鵡螺號的印象里,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古代棲姬就沒有一艘弱的。

久而久之,鸚鵡螺號就忽視了自己“很可能”也是一艘古代棲姬的事情,一直到現在亞頓很直接的拆穿。

不過就算是被拆穿了,鸚鵡螺號也不會撕開衣領,把內褲穿在外面的戰斗力飆升,所以在知道這次沖過來的是一艘真正的古代棲姬后,鸚鵡螺號的腿該抖還是在抖的。

就在亞頓把鸚鵡螺號身份拆穿,引起o醬一陣詫異后,那艘率領一支大規模深海艦隊的古代棲姬終于完整的出現在了三艘星際艦娘的感知里,同時也被o醬的深海偵察機給撞到了。

雖然那六架看到對方,也同時被對方看到的深海偵察機沒有活過十秒,但是那艘古代棲姬的模樣已經完全被o醬拍攝了下來。

“o”對于那艘古代棲姬的模樣,o醬一臉惡心的說道。

“的確挺難看的,不過我見過更難看的……等過段時間,嗯,過段時間再說吧。”休伯利安也挺認可o醬對那艘古代棲姬“好難看”的評價,不過正打算說等過一陣子帶o醬看看那艘異蟲母艦讓o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丑的時候,休伯利安突然閉上了嘴。

因為……她不太確定在被世界之力改造之后,伊茲莎是不是會變成很美麗的樣子。

休伯利安覺得自己是想象不出來伊茲莎那艘大肚腩利維坦如何能變得好看,但是連伊茲莎的主人,刀鋒女皇凱瑞甘那種異蟲造型在特倫人族里都有很多粉絲,休伯利安已經很淡定了。

不過休伯利安依然很想吐槽的是,為什么自己以前的指揮官吉姆雷諾的女人,刀鋒女皇凱瑞甘不管是在以前還是后來又進化出來的,足部都有跟高跟鞋一樣的異蟲角質層。

而且還是至少過四寸的恨天高,難道當初的異蟲住在是高跟鞋控么……這估計已經是科普盧星區永恒的未解之謎了(故事的主角已經變成薩爾那加守護宇宙去了)。

刀鋒女皇凱瑞甘以前還是幽靈戰士的時候,為了戰斗方便可是絕對不能穿高跟鞋的,也許她小時候穿過,但是曾經當過克哈之子母艦,搭載過凱瑞甘的休伯利安還記得這位紅頭妹子是沒穿過高跟鞋的。

和o醬還有休伯利安很直接的表示那艘古代棲姬很丑相比,秋風之墩反應很平淡,這大約跟秋風之墩本身也好看不到哪去有關。

不過就算沒什么太大的反應,秋風之墩微微抽動的嘴角也顯示出那艘古代棲姬的樣子的確好不到哪去,至少并不符合秋風之墩身體里屬于人類戰艦的那一部分審美觀。

唯一沒有對那艘古代棲姬樣子表意見的亞頓在反復掃描了幾下那艘古代棲姬后,神情從平靜變得有些感慨的嘆了口氣。

“o?”察覺到亞頓反應有些奇怪的o醬連忙問道。

亞頓看了一眼o醬后說道:“這艘古代棲姬有些特別。”

“……喂喂,什么情況啊,能告訴我是怎么回事嗎?”跟三艘星際艦娘有各種掃描裝置,以及o醬靠著深海偵察機現場看到不同,鸚鵡螺號到現在也不知道那艘古代棲姬長什么樣子。

所以她對身邊這幾艘艦娘之間的對話一臉懵逼。

o醬聽到鸚鵡螺號這么說,連忙從自己的艦裝里打印了幾份剛才那幾架深海艦載機拍下的照片遞給鸚鵡螺號。(能打印照片的艦裝??!!)

接過o醬遞過來的偵察照片剛看了一眼,鸚鵡螺號就像碰到什么燙手山芋一樣把手里的照片一丟,立刻轉身擺出一副要逃走的動作。

然而在亞頓的身邊,剛邁出一步的鸚鵡螺號就撞在了一面透明的空氣墻上,但就算是額頭撞了一個大包,鸚鵡螺號也是一臉慌張的重新找路,一直到她被四面八方頭頂(她想跳)腳下(跳不起來就挖洞)的靈能封禁拴住后,才稍微回過神來的對亞頓喊道:

“還愣著干什么啊,那是復仇者薩拉托加啊,根本沒有任何理智的瘋子,所過之處只有毀滅。”

落到地面的黑白照片上,是一艘就像是擱淺在某塊島礁的戰艦連同那塊島礁一起變成了深海戰艦。

銹跡斑斑的艦裝上布滿藤壺和海草,就連位于正中央的人形也有大量的皮膚脫落,暴露出里面黑色的金屬身體。

雙眼禁閉的人形頭部頂著一塊中間開口的,看起來像是礁石的東西。

仔細一看的話,才能分辨出,中間開口的并不是礁石,而是幾乎被大海完全侵蝕的艦體。

就算這艘古代棲姬身上沒有一絲深淵的氣息,她也能跟那些深淵戰艦比造型了。(未完待續。)8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