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八百零六章 用錯形容詞的休伯利安

第八百零六章 用錯形容詞的休伯利安

執行者號所修持的原力的確很強大,不強大的話也不至于能讓執行者號僅以偽平衡的狀態跟亞頓過那么多招。『

但跟原力的戰斗力相比,這種力量對擁有者其他方面的提升更可貴,所以讓原力的使用者去當戰士,那簡直是大材小用到了一定地步。

反正在聽明白原力這個玩意能賦予使用者什么樣的能力時,休伯利安覺得要是原力出現在她以前的世界,那么不管是特倫帝國還是游騎兵,都會把這種人當寶貝好好的保護起來。

前線抵抗不住了,也肯定是這些人先走,領導后走,機槍兵斷后。

而且休伯利安保證其他兩個種族不管是星靈還是異蟲都會這么選擇,在血火之中浸泡久了的文明都會認知到擁有這種能力的人最適合的地方是哪里。

“其實,我的故鄉也很少有把原力大師們安排到前線的,在曾經共和國和分離主義勢力開戰的克隆人戰爭年代,那些絕地武士只要脫離了學徒的身份,都可以自動獲得將軍銜。”

執行者號用著辯解的語氣說道,至于那些絕地武士將軍總是仗著自己實力親自出生入死,結果被分離主義勢力一抓一個準的故事,執行者號就沒說了。

“這倒是正確的選擇,我還以為你們世界的人這里有問題。”休伯利安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接著說道:“當然,從你竟然會對亞頓揮劍這件事上來看,似乎是普遍現象。”

休伯利安一句話讓執行者號露出一丟丟訕訕的表情,原力在給大師們各種頂尖的能力時,似乎也賦予了大師們遇事不決光劍砍的習慣。

華麗的光劍對決就是這種習慣的最完美詮釋,所以絕地大師和西斯大師在出師之前都要好好鍛煉耐心是有原因的。

聽到話題討論到了原力大師們利用原力帶來的人直覺坐鎮大軍指揮戰爭的時候,終于現自己有插話余地的秋風之墩疑惑的問道:

“如果戰爭雙方軍隊的指揮官都是能靠直覺準確判斷戰場局勢的,那么如何決定勝負呢?”

因為原力的特點,原力大師們都擁有乎常人的直覺,很多時候,一群參謀官配合戰爭電腦分析出來的戰爭節點,不如一位原力大師的靈光一現。

這不是什么玄學,這是執行者號所在世界幾千甚至上萬年戰爭得出的經驗。

如果軍隊參謀團和原力大師的意見相左,聽原力大師的意見肯定沒錯。

秋風之墩的提問把執行者號從剛才休伯利安的吐槽帶來的尷尬中解救了出來,平復下心情的執行者號把目光放在秋風之墩這艘洪魔戰艦上回答道:

“雖然原力能夠給使用者帶來乎尋常的直覺,但是原力之間也會產生干擾,如果是實力接近的原力大師,互相之間都很難判斷出對方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說道這里時,執行者號停頓了一下,似乎在回憶什么一樣接著說道:

“而實力差距過大的話,強者甚至可以誤導弱者,我曾經的主人的西斯導師,上一代的西斯尊主西迪厄斯大人,就用這種方法藏匿在絕地武士議會的眼皮底下,最后差一點滅絕了絕地武士的傳承。”

至于過程,執行者號沒有細說,細說的話,就不知道得說到啥時候去了。

同樣對于這些細節,不管是亞頓或者休伯利安,還有秋風之墩也沒有多大的興趣,畢竟是另外一個世界的故事,而且還是已經生過的故事了,和她們沒多大關系。

“這么說的話……”休伯利安分析了一下執行者號的解釋里透露出來的意思后總結道:“兩位原力大師各自統兵對戰的場景,就是傳說中的菜雞……嗯,旗鼓相當的對手?”

由于自己跟執行者號之間的戰斗力差距,休伯利安反應很快的收起自己本來打算說的話,而是用“旗鼓相當的對手”這樣一句很中性的說法代替。

然而在場的艦娘都知道了休伯利安原本打算怎么形容,畢竟休伯利安已經脫口而出了最關鍵的那個詞“菜雞”

似乎在戰斗力以外的地方天生被休伯利安克制的執行者號又訕訕的笑道:“菜雞互啄嗎?雖然我很想說拋開在原力幫助下,大師們本來就不弱的軍事謀略,但很多時候的確就是這樣。”

出生于那個世界的執行者號知道,要是用“旗鼓相當的對手”來形容原力大師統兵對決的話,絕對是吹噓了。

事實上,兩位甚至多位原力大師在統兵對決的時候,經常性的最后都會變成光劍對決,所以休伯利安原本打算吐槽的“菜雞互啄”一點也沒錯。

沒想到關于軍略的話題說道最后竟然從級高手的精彩過招變成了“菜雞互啄”秋風之墩自己有些后悔挑起這個話題了,于是立刻選擇了閉口不言。

有些詭異微妙的沉默持續了好一會后,休伯利安找了一個新的話題道:“那么你現在覺得自己能在亞頓手里撐過多少招呢?或者說撐多久呢?”

休伯利安的問題讓執行者號重新把目光放到亞頓的身上,猶豫了一會說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也想知道。”

“?”休伯利安愣了一下后反應過來執行者號為什么會這樣說,嘻嘻一笑道:“也就是說,就算是現在的你,也搞不清楚亞頓到底有多強大嗎?”

“……在面對總督大人的時候……”執行者號猶豫了一下后說出了自己的感覺:“我有一種如臨深淵的感覺。”

“深淵?奇怪的說法,我還以為你會用什么如日中天的形容詞來評價亞頓。”執行者號的解釋讓休伯利安有些錯愕的說道。

“如日中天?”執行者號非常疑惑,不過跟疑惑休伯利安為什么要這么形容亞頓相比,更疑惑這個詞到底適不適合拿來形容戰艦的戰斗力。

也察覺到休伯利安話語里語病的秋風之墩有些尷尬的側過頭,目不轉睛的瞅著她身下的修復液上飄著的那兩只小黃鴨,還是自帶爆炸功能的,丟進艦載機里當航彈用絕對沒問題。

“我有什么地方說錯了嗎?”休伯利安有些奇怪的眨了眨眼問道。

“沒說錯。”亞頓搖了搖頭打算不糾結休伯利安用語的對執行者號解釋道:“休伯利安這樣說的原因是我的能源核心是一枚人造恒星。”

“人造恒星??”很顯然被這個情報嚇到的執行者號立馬把剛剛休伯利安的語病給拋之腦后道:“總督大人您的體內有一枚太陽?”

“嗯,人造的太陽,穩定在剛剛進入恒星壯年期的時候,質量比這個世界的太陽。”亞頓計算了一下說道:“有點差距,不過相差不遠。”

就跟執行者號沒有說科洛桑和納布之間的距離是多遠一樣,亞頓也沒有說自己體內的人造恒星和這個世界的太陽在質量上差距有多大。

“這個技術竟然是可行的……”執行者號所在銀河帝國的科技實力比休伯利安所在的特侖人族要高很多,甚至在某些方面不亞于星靈的科技實力,是很正宗的星系級文明,所以她比休伯利安能理解的東西更多。

恍惚了一下后的執行者號現自己有些失態的連忙抱歉道:“非常抱歉,總督大人,我只是有些激動而已。”

“沒關系”亞頓并不在意的說道,執行者號為什么會激動亞頓也理解,很顯然執行者號所在的文明是有資格點亮這一層科技樹的,只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并沒有真正走出這一步。

這一步的影響很大,甚至可以說是星系級……可以漫步銀河系而不是在自家恒星系呆著的文明等級成為星系級文明的重要科技樹之一。

星靈雖然沒能成為星系級的文明,但點亮了這個科技樹,亞頓的能源系統就是這種技術的結晶。

“難怪原力會一直告訴我,我絕對不可能是總督大人您的對手。”執行者號嘆了口氣說道。

執行者級無畏殲星艦理論上來說的確有殲星級的實力,但就算是她的進化版日蝕級無畏殲星艦也只是全力一炮爆掉一個行星而已。

恒星和行星之間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東西,不過還好,執行者號在這個世界的評級是“戰列艦”要比休伯利安的“戰列巡洋艦”高一點。(未完待續。)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