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八百零九章 企業號的糾結

第八百零九章 企業號的糾結

作為在本土艦娘中單艦戰斗力排行前二的企業號,在亞頓那群規格外的星際艦娘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之前,是位于世界頂點的戰艦。天『籟小 『說

就算是亞頓這種規格外的艦娘出現在了世界上之后,企業號也依然能憑借自己的實力,在更新后的艦娘戰斗力節奏榜里占據一席之地。

這從亞頓在戰爭議會里給企業號所安排的位置高度上可以看得出來,戰斗力完全放開比拼絕對實力的話,以休伯利安的水平稍不注意也是被秒殺的節奏。

秋風之墩也許靠著自己的特殊之處可以讓企業號感覺很棘手,但也僅僅是很棘手罷了,作為擁有一半uo級實力又把自己改造成了半成品星際戰艦的企業號有這個自信。

剛剛進入領袖級程度沒幾天,還沒弄明白領袖級實力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皇家橡樹在企業號面前是完全沒有還手余地的。

多方面的壓制,讓企業號隨便把皇家橡樹搓圓搓扁,甚至連失去意識的時間都能精準到分鐘。

可惜當關押阿庫婭少將的房間大門在企業號的動作下打開之后,企業號一臉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自信表情變成了錯愕。

因為大門并不是像企業號認為的那樣被她黑進去的,而是被里面的人主動打開的。

瞅了一眼企業號的北宅在打開門后側過身示意自己早已恭候在內,一臉難看的表情讓企業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因為企業號知道,北宅在里面肯定意味著某艘總督大人也一定在里面,雖然不知道亞頓總督是什么時候過來的,但從北宅的表情來看,這次似乎有些事大。

進門之前的企業號回頭看了眼,遭她暗算昏迷的皇家橡樹依然軟趴趴的躺在地上,再回過頭,北宅的表情上已經出現了督促的意思,企業號只能深吸了一口氣后帶著胡德號走了進去。

其實企業號完全誤會了,北宅的臉色難看跟企業號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關系,純粹就是因為被亞頓拽著一起傳送難受的要沉。

如果不是這種身體里所有零件都不在原本位置的難受感,北宅更愿意對企業號做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誰讓你用手刀敲我腦袋,現在因果報應爽不爽啊,哇哈哈哈哈)這是北宅心理的過程。

果然就像企業號所預料的那樣,亞頓早已老神在在的坐在房間里最寬敞的椅子上,而本來關押在這個房間里的阿庫婭少將和那艘敢跟亞頓正面懟的艦娘站在一邊說著悄悄話。

休伯利安和秋風之墩這兩艘可以在履歷上寫上“總督護衛”的星際戰艦,都穿著一身筆挺的軍裝,雙手放在后背,一左一右的站在亞頓的身后。

而另外一艘和亞頓同族,目前官方身份是太平洋戰區總督府重建工程總設計師兼總工程師的塞布羅斯,站在了企業號和胡德進來后就關上的房門邊,一副堵門的樣子。

其實塞布羅斯站在這里這是想跟亞頓離遠點而已,認為塞布羅斯是在堵她后路的想法,純粹是企業號想多了。

從亞頓在117號鎮守府做的事情上,知道亞頓擁有徹底消滅一艘最初代艦娘實力的企業號忐忑不安的嘆了口氣,幾步走到亞頓的面前敬了個艦娘用海軍禮后說道:

“總督大人……”

也許企業號擁有能模糊亞頓相位陣列系統的能力,不過距離這么近,企業號那點的小心思很難瞞過亞頓,更何況思緒越多更容易被亞頓看出她在想什么。

面對亞頓這種靈魂學大師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明鏡止水,可惜在場的艦娘里除了執行者號外,還沒有哪艘艦娘能做到這種程度。

“你很好奇我是如何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出現在這里的嗎?”亞頓對站直了也不過比自己坐下時稍高一點的企業號問道。

“?”亞頓沒有一上來就責問的樣子讓企業號愣了一下,稍稍松了一口氣的企業號回答道:“我本來的確以為可以抓住點時間差讓阿庫婭和這艘胡德號聊一會的。”

“嗯,那之后你的打算呢?”亞頓依然語氣平靜的問道,沒有表現出任何生氣或者不快的樣子。

“……”企業號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實話實說,盡管面前這艘總督沒有承認過自己擁有讀心的能力,但是通過各種跡象,企業號覺得亞頓肯定擁有這樣的能力。

“思考的時候會不可避免的出現精神上的延展性,如果能抓住這種延展性,很容易就能判斷出對方在想什么。”亞頓用實際行動證明企業號的判斷沒錯。

“我本來的打算是趁著還沒正式宣傳之前,讓阿庫婭放棄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給總督大人您認錯。”既然亞頓擁有讀心的能力,那么就沒什么隱瞞的必要了。

“正式宣傳?宣傳亞頓接下的挑戰?……難道還打算在廣告費授權費上賺一筆?”仗著自己亞頓好姬友干姐妹之間關系休伯利安,在大部分場合下,她都屬于想到哪說哪。

“按照傳統,戰區提督對總督大人的挑戰,是需要讓整個戰區所有人都知道的。”了解休伯利安和亞頓之間關系的企業號也沒多在意的說道。

“哦,記得讓我們……讓亞頓拿大頭啊。”休伯利安一句話讓企業號和北宅都有一種腳下一滑的感覺。

“……”企業號猶豫了一下,沒跟休伯利安說這種情況一切宣傳都是海軍部和地方財政立項撥款,是不收費的。

“那要是阿庫婭不同意呢?”緩了半天終于緩過氣的北宅接著對企業號問道。

“我會讓阿庫婭同意的。”企業號很自信的說道。

“你確定?”北宅的語氣滿滿的吐槽。

在某些方面,北宅還是很了解企業號的,企業號的戰斗力有多高,她的教育水平就有多爛,這一點從緹都小時候的叛逆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

“我確定,阿庫婭少將會服……會聽從我的勸告。”企業號差點把阿庫婭會服從她這句話給說出來,畢竟阿庫婭是提督,只能服從總督,是不能服從企業號這艘艦娘的,哪怕企業號是憲兵將軍也不行。

“如果她堅持要挑戰我呢?”這一次是亞頓開口的,亞頓提問和北宅提問就是完全不同概念了,面對后者的時候企業號可以死鴨子最硬,面對前者再這么做的話,就會直接變成死鴨子的。

“……我……”企業號再次猶豫了一下,悄悄瞄了一眼阿庫婭,因為剛才的對話,和執行者號在一起的阿庫婭少將已經把目光轉移到了這邊,可惜看的不是企業號,而不是低頭站在企業號身后的胡德。

“我會帶走阿庫婭少將,避免挑戰的生。”企業號最終還是把自己的打算給說了出來。

“帶走到某個不知名的角落,以一時不察為理由讓阿庫婭為戰區捐軀嗎?”北宅開口說道。

“……我沒打算這么做。”企業號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心虛。

“可是你不止一次這樣做吧。”北宅直接一句話揭了企業號的老底,按照少將待遇的安排的房間里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良久之后,企業號才緩慢的說道:“那些事情都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可惜從語氣上來看,企業號的這句話沒什么說服力。

------------------------

星球大戰映?原力大師盲僧葉問?臥槽,這是騙電影票錢啊。

很多關于執行者號,原力的設定肯定要按照電影劇情調整了。

雖然我在這本小說設定的時候,無視掉了那些星戰小說和星戰漫畫里瞎**扯的設定,但是電影內容必須要尊重的。(未完待續。)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