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八百八十章 蛐蛐舊神

第八百八十章 蛐蛐舊神

在亞頓的幫助下,終于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東西被作為戰利品放在這個儲藏室里的休伯利安一臉懵逼和好奇的對亞頓問道:

“這……這是什么東西啊?某種戰爭機械嗎?”

“那得看你希望我以什么角度來回答這個問題。”亞頓在點燃自己的靈能之火后并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加料的燃燒下去,很快就達到并且越了當初和執行者號對戰時候的程度。

就像當初秋風之墩說的那樣,和執行者號對戰時候點燃的程度,對于亞頓來說并沒有什么壓力。

“這有區別嗎?”休伯利安不理解亞頓為什么要給出這樣一個選擇。

“區別很大。”亞頓很平靜的回答道。

“……那亞頓你還是選一個我能聽懂的角度吧。”因為亞頓只是出了一道選擇題,并沒有給選項,所以休伯利安如此說道。

“用你我都很熟悉的角度,這副殘骸是也可以算作一艘飛船。”預料到休伯利安會這么問的亞頓說道。

“飛船?并不是戰艦?”休伯利安抓住亞頓話語里很重要的一個詞。

“甚至連飛船都算不上,只是一套裝甲,一套用來保證自己的存在概念不會被改變的裝甲。”亞頓對休伯利安解釋道。

“就是亞頓你剛才說的,舊神的裝甲?”休伯利安從這個答案聯想到剛剛亞頓對秋風之墩說的話,于是反問出了自己的猜測。

“如果成功了,可以算是舊神的裝甲,可惜失敗了。”亞頓把目光從那架巨大的殘骸上收回來后接著說道:“所以只能算邪神的新衣。”

“邪神的新衣?邪神?”跟以前在另外一個世界相比,來到這個世界的休伯利安在亞頓的各種介紹下,知道了一些宇宙深處的秘密。

關于星球舊神,邪神,虛空神祇,混沌神祇這些普通文明從誕生到滅亡都未必能接觸到的秘密。

“嗯……”亞頓很輕微的點了點頭,眼神落到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湊到那架殘骸旁的執行者號身上。

就在剛才休伯利安和秋風之墩看到這架殘骸時一臉驚訝的時候,最先回過神的執行者號已經朝著殘骸走了過去。

“她會遇到危險嗎?”順著亞頓的眼神看到執行者號正在干嘛的休伯利安問道。

“只是殘骸而已。”亞頓并沒有阻攔執行者號的動作,如果要阻攔的話,執行者號根本靠不過去。

“真的沒有危險嗎?”休伯利安有些擔心的問道。

“如果不是那份契約,就算是舊神,休伯利安你也不用害怕。”亞頓側過頭對休伯利安笑著說道:“從這殘骸散出來的氣息來看,這位舊神已經因為這種嘗試而失敗了,很顯然并不是簽訂那份契約的舊神。”

亞頓的安慰簡單解釋一下就是,這頭變成廢墟的舊神,即便是完整狀態的,也不是她們這些戰艦的對手,至少不是亞頓的對手。

“真的嗎?畢竟是一頭神祇啊。”休伯利安還是有些擔心。

“蛐蛐一位舊神,在宇宙位階上比虛空神祇差太遠了。”亞頓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就算沒有我們的幫助,你們人族也有足夠的力量應對復數的舊神,也許無法徹底消滅,但是這些星球意志的化身對于你們人族來說并沒有什么威脅。”

“也對哦……”休伯利安愣了一下后反應過來亞頓說的是啥。

盡管在對付黑暗薩爾那加埃蒙的時候,主力是變成薩爾那加的刀鋒女皇凱瑞甘,但終歸到底,休伯利安也是參與了那一場戰爭的。

這可是真正的弒神功績,而且弒的還是神祇中的最高位,無論宇宙如何輪回,都無法影響到的虛空神祇。

跟虛空神祇這種存在一比較,星球舊神這種神祇的確是弱爆了。

這就是為嘛納比斯丁那艘擁有神代血統的方舟會在亞頓面前跪的干脆,在休伯利安面前也不敢大聲說話,反倒是能跟小虛撕的一塌糊涂。

因為在納比斯丁眼里,小虛盡管位階高,但都是神祇的眷族,億萬富翁的員工和百萬富翁的員工雖然收入不同,但本質上來說是一樣的。

但亞頓和休伯利安這種“黃金英雄”可是直接把神祇給撂倒的存在,而且撂倒的還是億萬富翁中的億萬富翁,所以納比斯丁在亞頓和休伯利安的面前很虛。

緹都召喚的那艘索德布雷加也算是一艘眷族,然而每次索德布雷加這艘女仆艦娘微笑的時候,納比斯丁都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并不是遇到亞頓這種黃金英雄時的感覺,而是另外一種,似乎……索德布雷加并不把自己身份當回事的奇怪感。

再加上索德布雷加在666號臨時鎮守府的艦娘里公開承認眷顧自己的神祇是一位權柄為“毀滅”的Boss級神祇。

于是納比斯丁對待索德布雷加的態度,就是能無視就無視,權當對方不存在。

作為擁有神代血統的方舟,不管是黃金英雄還是毀滅神祇,都是納比斯丁討厭的東西。

然而成為了亞頓所有物之后,納比斯丁很無語的現就鎮守府里的地位來說,索德布雷加比她還要高。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納比斯丁真的很想繼續沉睡在666號臨時鎮守府的地下囚牢里,陪伴著那些不應該繼續存續下去的寶物。

納比斯丁苦逼的形象從休伯利安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就在休伯利安打算再說些什么的時候,湊到那架遺骸旁的執行者號已經舉起手里的原力光劍,手起刀落的對準看上的一塊魚鱗狀黑色金屬護甲片砍了下去。

讓其他幾艘星際戰艦有些驚訝的時候,執行者號手里砍什么都能好用的原力光劍,并沒有對這片黑色金屬護甲造成任何傷害。

在亞頓點燃靈能的幫助下,休伯利安和秋風之墩也看出并不是因為這把原力光劍被彈開或者無法破防所以才無法造成傷害。

而是從光劍柄里伸出來的原力光束在碰觸到黑色的金屬表面時,被中和了一樣消失了一截。

對這個結果同樣很意外的執行者號再次砍了幾刀,然而結果沒有任何的變化。

沉思了一小會后,執行者號換了一把紫色的原力光束劍再次砍了一刀。

雖然看起來結果和之前紅色的,綠色的光劍一模一樣,但在場的四艘星際戰艦都能察覺到有什么東西被改變了。

尤其是從進來后就感覺到惡意的秋風之墩更是驚訝的說道“它活過來了?”8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