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情懷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情懷

如果有一天,把所有平行世界的“人類”,再細化一點,是誕生在標準銀河系位置的“地球”的人類戰艦,糾結到一起,來統計她們的相同點以及區分不同點的話。。。

來自科普盧星區特倫人族的休伯利安,最大的特點就是傳承自特倫人族的懷舊愛好,簡稱“情懷”

實際上,那個世界的人類,不只是被流放到科普盧星區的人族有這樣的愛好,蝸居地球的u.e.d人類也差不到哪去。

大家都喜歡用老舊的唱片機聽歌,而不是什么先進的數碼存儲設備,還有喜歡用機械表計時,哪怕每天都要‘花’幾分鐘時間對照戰艦上的電子鐘校準時間。

這些行為別說在其他星際文明的眼里很不可思議,在還沒沖破母星,進入星際時代的本土艦娘眼里,也懷舊的有點過頭了。

尤其是這種“情懷”并不是某一人,某一小撮人的習慣,而是全民‘性’的風俗。

當初u.e.d的杜格爾將軍在母巢之戰戰敗后,就是用他珍藏了好多年,年紀估計比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年紀還大的魯格手槍自殺的。

嗯,就跟北宅手里那把自衛艦裝是一個型號的,威力雖然不一樣,但樣式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那些納粹軍官使用的自衛武器一模一樣。

休伯利安塞給執行者號的膠片攝影機,就是這種“情懷”下的產物。

戴著頭盔的執行者號看不出表情如何,但是從她飛在天上尋找合適拍攝角度的行為非常拖拉勉強可以看出,她對攤上這樣一個隊長也很無奈啊。

一直到第二道雷霆轟擊在穩穩當當的空軍一號表面,讓進入負載模式的護盾進入‘肉’眼可見的狀態時,執行者號才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角度,可以用手里的膠片攝影機拍出縱觀全景的長鏡頭出來。

……磨磨唧唧的原因還有可能是這種老式膠片攝影機對環境的要求太苛刻了,連自動對焦都沒有,還好是執行者號在‘操’控,換秋風之墩肯定玩不轉。

而且更重要的是,執行者號還得保證自己的存在感可以低到不會引起對面那個渾身冒電光家伙的注意,以免對方先拿自己開刀。

幸好作為原力掌控者,最擅長的事情大約就是這樣了。

兩發雷霆都被擋住的“雷神”總有一種自己似乎忽視了什么的感覺,但卻怎么也察覺不到,哪怕站在他的位置,扛著攝像機的黑衣艦娘是那么的顯眼,也在原力的作用下,被強行忽視了。

能被那些所謂“神明”安排在‘門’衛的地方,可見這位“雷神”除了戰斗力不俗外,智商也不太夠用。

怎么都看不到……準確來說他能看到和蒼蠅一樣飛在空軍一號身邊的執行者號,但也僅僅限于能看到。

在原力的作用下,這個“看到”沒法被轉化成之后的“判斷”

明明本能感覺不對,但就是找不到不對地方在哪的雷神搖了搖碩大的腦袋,干脆不再糾結這方面的拿起他用來呼喚雷霆的榔頭和鐵楔,積蓄著力量想要再給那架空軍一號來一下狠的。

“電化粒子護盾層被消耗,再次充能需要15秒時間,偏斜護盾依然在發揮作用,未偵測到對方擁有空間能力,iff空間力場尚未發揮作用。”代替南達科他坐到副駕駛位置的秋風之墩說道。

讓南達科他‘操’控這架被魔改的空軍一號飛行沒什么問題,但要讓她來折騰這些很顯然不是本土艦娘能理解的系統,就有些強船所難了。

“秋墩子你的這個護盾有些次啊,才兩下就沒能量了。”休伯利安吐槽道:“小黑,這一段掐了別播。”

“哦……”小黑沙啞的聲音在通訊器中響起,看來剛剛那一幕她壓根就沒拍下來這一點還沒暴‘露’。

對于休伯利安的鄙夷,秋風之墩不得不為她提供的技術辯解了一下道:“unsc海軍對艦載護盾系統還處在研究階段,我提供的這一套是單兵以及小型載具使用的護盾,特點是可以大幅度抵消沖擊,以及消耗完畢后快速自我充能。”

說完,秋風之墩看著快速滿格的護盾槽說道:“電化粒子護盾已經充能完畢。”

“啥?那什么unsc不是已經進入星際時代,開始跟其他文明打星際戰爭了么,連護盾系統都沒有打個屁啊。”休伯利安懵‘逼’的問道。

“……”再次被休伯利安鄙視了一‘波’的秋風之墩遲疑了下說道:“早期和星盟之間的戰斗,沒有護盾系統的unsc海軍的確處在劣勢,我就是在那種大環境下墜毀了。”

“對了,你本質上不是一艘已經改換‘門’庭的戰艦么,那什么洪魔有先進的護盾技術嗎?”休伯利安從秋風之墩的解釋里想起對方的身份說道。

“你確定需要生物護盾嗎?”秋風之墩反問道。

“……對哦,套了生物護盾的話,估計光看造型就沒人買了。”跟異蟲打了這么多年‘交’道的休伯利安當然知道生物護盾是什么意思。

就在休伯利安一副因為生物護盾的事情似乎想起什么的時候,又是一陣雷光打在了空軍一號身上。

跟之前兩道比起來,這一道經過了至少十多秒的蓄力后,威力的確大上不少。

不僅一擊清空了剛剛回滿的電化粒子護盾,連帶著讓空軍一號本身也跟著晃了晃。

本身就是星際戰艦使用的偏斜護盾,對于防沖擊的能力,是不如原本用在單兵身上的電化粒子護盾的。

畢竟戰艦晃一晃也就晃了,單兵作戰單位晃起來可就會出現設備沒事,‘操’作者被晃成內出血的問題。

“這是對方最大出力嗎?”休伯利安對作為觀察員的達拉然問道。

“對方的確用了很大力,但要說最大處理還算不上。”達拉然看著正在喘氣中的雷神說道。

“小黑,記得剪輯一下,把晃動的部分剪掉。”休伯利安聯系著正在擔當攝影師的執行者號。

“……哦”執行者號在回復之前至少猶豫了好幾秒,就算執行者號沒有說出來,在場的艦娘大多也能猜出來執行者號心里的想法。

大約就是說好的不作假呢?怎么這么快就剪輯**好了。

尤其是為了滿足休伯利安要求的真實‘性’,執行者號還準備拍一個長鏡頭來記載空軍一號抗雷電的場景。

聽到執行者號回復后,休伯利安繼續對秋風之墩問道:“這套電化粒子護盾能再強化點嗎?”

讓休伯利安這么說的原因是,蓄力一發還是沒效果的雷神再一次進入蓄力狀態,從這一次蓄能的時候有數道雷光先劈在自己身上來看,這位古人類雷神是要開大招了。

甭管這位雷神打完這么一下后技能冷卻時間多久,反正按照剛才的電化粒子護盾量是肯定扛不住的。

“可以加壓過載,但這樣的話會影響到護盾的回復速度。”秋風之墩說道。

“沒事,現在就加壓,加到極限,然后把這個極限當做正常防護力度去宣傳……”休伯利安毫不猶豫的說道。

“……這樣真的好么?”秋風之墩非常良心的問道。

“這叫宣傳策略。”休伯利安用著無比認真的語氣說道。

“好吧。”秋風之墩只能無奈的對空軍一號的電化粒子護盾進行一次‘性’過載處理。

“來了。”達拉然說道。

達拉然話音剛落,一道直接讓富士山所在的灰燼島天空從白晝進入黑夜的雷霆,伴隨雷神使用手中的榔頭敲擊鐵楔的動作,狠狠的砸在了空軍一號的身上。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