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不可名狀艦娘的鎮守府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你的內在已經變了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你的內在已經變了

哪怕十幾桶高速修復液下去,也依然屬于重傷未愈狀態的企業號臉‘色’蒼白的被幾艘禁衛“押著”前往了亞頓所在的區域。。.

目前亞頓一行船所在的區域,就是本來打算召喚古人類英靈,結果在達拉然各種多余‘操’作的情況下,把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槍娘召喚出來的會場。

跟當初還有好多圍觀群眾相比,現在的會場如同軍事禁地一般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封閉了起來。

“亞頓,她們這是在做什么?”被“押解”進來的企業號有些奇怪的亞頓問道。

讓企業號這么問的原因是,亞頓麾下那些凡是神秘側世界的出身的異世戰艦,有一艘算一艘的都趴在地上,在一起合作繪制起比之前達拉然和藤原立香布置的要復雜很多倍的法陣。

“定向的反召喚,哪怕已經鎖定世界所在坐標了,也依然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站在高臺上的亞頓俯瞰著被法陣填充的會場說道。

“……你這是決定支持嬴箏的打算?”企業號用著難以理解的語氣問道。

“不,我只是想讓你們自己測試下,如果穿越了世界,那個詛咒還有沒有效果。”亞頓開口說道。

“……這簡直是草菅船命……”如果跨越了詛咒的限制,艦娘會迎來什么結果,早幾百年就嘗試過的企業號可是一清二楚。

“還算不上。”亞頓搖了搖頭,然后站在她身后的南達科他往前走了一步說道:“第一次探索任務由我來執行。”

聽到南達科他的話,企業號把目光挪到了這艘前下屬的身上看了好一會才說道:“好吧,如果只是探索的話,我允許就是了。”

企業號也知道,南達科他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艘徹底擺脫那份詛咒的艦娘。

可惜擺脫的過程任何能夠用來參考的可復制‘性’。

“朕可沒有打算征求你的意見。”嬴箏總督嘲笑著開口說道。

權當自己沒聽見嬴箏總督嘲笑的企業號接著對亞頓問道:“但是讓南達去的話,并不能測試那份詛咒是否依然影響吧?”

“不,可以測試。”亞頓說道。

“怎么測試?”企業號愣了一下。

可惜企業號并沒有從亞頓這里獲得任何明確的答復。

與此同時,站在魔法陣中的達拉然抬起頭說道:“準備完畢,可以隨時啟動。”

伴隨達拉然的這句話,其他神秘側世界的戰艦也一艘接一艘的離開了這座可以反向召喚的魔法陣。

不過并不是徹底收工,她們還要在這座反向召喚陣啟動之后,持續不斷的維護運轉中的法陣。

就像亞頓說的那樣,和把那位槍娘召喚來的一錘子買賣不同,直接延伸到另外一個世界,并且保持穩定開啟狀態的法陣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亞頓可不希望把南達科他丟在了那個陌生的世界里。

“我也不想……”南達科他如此說道。

在企業號嬴箏總督還有那一大票忙來忙去的艦娘們都不知道的角落,在只有星靈戰艦才能運用自如的亞頓版卡拉之光里某個藏的很深的角落。

以亞頓為首的幾艘星靈戰艦,包括正在月球上給伊茲莎打工的甘翠索,正在召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議。

“如果一個平行世界的“地球”真的可以繞開那個契約。”在亞頓版的卡拉之光中,小虛的聲音非常縹緲。

“那并不算繞開。”亞頓的聲音在這片純‘精’神的海洋中顯得非常洪亮。

“那只是意味著,那份契約所籠罩的范圍,比我們想象的要大很多。”

“那么你們這些卡萊船,是期待試驗成功還是期待試驗失敗呢?”鮮血王座的聲音有些失真,畢竟早在卡拉教義的出現終結卡萊星靈的萬世浩劫之前,塔達林氏族就被逐出了星靈的主體。

“如同試驗失敗,意味著我們想要繞過并且最終抹消籠罩在我們身上的契約這件事非常簡單。”小虛說道。

“如果試驗成功,意味著這份契約所籠罩的概念,比我們預估的要大很多,那么我們需要重新制定計劃。”亞頓接著小虛的話說了下去。

在虛空追尋者和亞頓這兩艘船說完可能‘性’的兩種結局后,本體還在月球上的甘翠索開口問道:

“我們有沒有可能重新定位科普盧星區所在的世界?”

“定位了也沒有用,這種利用這個世界所謂的第二法力量所構筑的魔法陣只會定位到所有平行宇宙的地球位置。”小虛對甘翠索解釋道:“也就是說,即便我們定位到了故鄉,也會出現在那些人族老家的地球。”

“是這樣嗎?”甘翠索沒有繼續提問。

“我倒是不介意出現那種情況,我會傳令給死亡艦隊和高階領主,讓他們前來收獲一個新的殖民地。”鮮血王座很隨意的開口說道。

“在那之前,你現在的身體,就會因為契約的割裂徹底消散。”小虛縹緲的聲音中包含著一股對鮮血王座異想天開的嘲笑。

像亞頓、塞布羅斯、鮮血王座這種本體尚在的故鄉戰艦,如果通過這種傳送‘門’來到了故鄉世界的地球,那么就會立刻進入違背契約里“無法離開地月系”的限制。

甘翠索和虛空追尋者這種已經戰沉的還好說,不過也依然會被那份契約影響。

突然,在幾艘星靈戰艦開會的區域,一陣幾艘星靈船都很熟悉的聲音響起。

“額……你們在討論什么啊?藏的這么深?”休伯利安很奇怪的問道。

“噫?你是怎么找到這里的???”小虛詫異的問道,而現實里的動作就是小虛突然一巴掌拍在了休伯利安的肩膀上,把休伯利安拉進了‘陰’影之中。

“啊啊,小虛你干什么?”第一次進入光影環境中的休伯利安被嚇了一跳。

“防止你‘精’神‘混’‘亂’,話說你是怎么找到卡拉之光最底層的?”小虛對休伯利安奇怪道。

“我就是感覺不對,然后按照你們說的那樣把‘精’神沉浸到卡拉之光里就莫名其妙過來了。”休伯利安一邊呆在光影‘交’錯的環境里看著周圍似真似幻的影像一邊跟幾艘星靈戰艦說道。

“……”小虛因為休伯利安的回答陷入了沉默之中。

“呵呵呵呵呵。”鮮血王座發出一陣詭異的笑容。

“休伯利安閣下,您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月球上的甘翠索本體捂額道。

“這有什么意味的嗎?”休伯利安沒明白為啥這幾艘星靈船的反應這么大。

“這意味著……”亞頓的語調有了一絲起伏的說道:“你除了身體還是一艘人類巡洋艦以外,內在的靈魂已經變成一艘徹徹底底的星靈戰艦了。”

“哈???”因為懵‘逼’加‘混’‘亂’,休伯利安直接一個踉蹌的從光影環境里沖了出來。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