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神級農場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金丹駕臨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金丹駕臨

此刻的桃源島一片靜謐,汽車引擎的轟鳴聲很響。夏若飛將油門踩到底,渾身都有一種顫栗的感覺,但同時內心卻又無比的冷靜。

很顯然,這是他踏入修煉之路以來最關鍵的時刻,也將是他第一次正面對上一個金丹期的修士。不過前面的準備已經做到了極致,而軍旅生涯錘煉了他強大的內心,此時雖然內心戰意無窮,但依然沒有失去理智,沒有慌了手腳。

夏若飛并沒有把車直接開到安放陣法核心的那個小水泥房,他在距離水泥房兩百多米外的地方就停下了車。

這里之前是個工地,還有一些建設項目沒有徹底完工,在劉家的工作人員撤離之前,已經把這里清理得井井有條,幾輛工程車輛也整齊擺放在這里。

夏若飛把路虎越野車停在了工程車的旁邊,下車之后身形一閃,朝著安放陣法核心的水泥房飛掠而去。

兩百多米的距離眨眼間就到,夏若飛進入水泥房之后,一翻手拿出元晶,熟練地鑲嵌在陣盤周圍的凹槽里。

他拿出來的元晶是從來都沒有使用過的,里面的靈氣極其濃郁,可以確保在一個呼吸的時間之內,就直接將陣法啟動。

夏若飛用最快的速度檢查了一遍陣盤與元晶,然后就閃身離開了水泥房只要在他精神力覆蓋的范圍內,他都能溝通陣盤、操控陣法,自然也沒有必要死守在這里。

理論上夏若飛身處桃源島的任何位置,都能夠操控陣法,但距離核心陣盤更近一些,操控起來自然也更加容易,畢竟精神力的大范圍覆蓋,消耗也是不小的。

夏若飛離開水泥房之后,就徑直朝著懸崖邊掠去,眨眼間他就來到了崖前,他腳步不停,直接飛掠而出,伸手在崖壁的突出位置借力,身形輕飄飄地下降。

降了十幾米之后,夏若飛就來到了他早就提前找好的一個位置,這里的崖壁剛好有一個隙縫,而且被藤蔓遮擋住了,從外面根本看不出來。

這個高度也剛剛好,如果高度太高,距離崖頂太近,被發現的可能性也會增加;而高度太低的話,下面的崖壁因為海水的沖刷,全都光禿禿的,沒有絲毫遮擋,即便是能找到類似的縫隙,隱蔽效果也沒有這邊好。

夏若飛一只手抓住隙縫的邊緣,同時心念一動,將靈圖畫卷從掌心處召喚出來,小心地塞到了隙縫里面。

接著夏若飛又將縫隙外面的藤蔓雜草做了一番偽裝,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沒有留下什么痕跡,而且從外面也根本看不出一絲端倪,他這才心念微微一動,整個人都憑空消失在了外界,鉆進了靈圖空間之中。

現在,夏若飛的氣息就在桃源島上徹底消失了,即便是洛清風使用精神力來進行掃描,也只會發現島上就王伯山一個人。

夏若飛進入空間之后,先是來到了山海境,然后小心地分出一絲精神力在外界,隨時關注著西側海面的方向。

夏若飛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聚靈境,與金丹初期修士的精神力修為相當,只要不是專修精神力或者是對精神力探查特別敏感的修煉者,對這么細微的同等級精神力是很難發現的。

而根據鄭永壽提供的情報,洛清風并不以精神力見長,所以夏若飛也是放心大膽地將精神力從靈圖畫卷透出去,以便他全面了解掌握情況。

夏若飛做好一切布置的時候,在埃瓦茨島上,洛清風和鄭永壽也來到了那片無人海灘。

洛清風直接祭出飛劍,帶著鄭永壽一起,在天空劃過一道流光,朝著鄭永壽指示的方向飛掠而去。

埃瓦茨島與桃源島之間的距離不算太遠,御劍飛行速度又那么快,僅僅過了十幾分鐘,就已經能遠遠看到桃源島的輪廓了。

此時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段,不過以洛清風的目力,依然能清楚地看到一公里外的桃源島。

他本身也一直在鉆研陣道,而且水平比鄭永壽只高不低,所以一到這附近海域,立刻敏銳地感知到了天然大陣的存在。

洛清風一邊繼續御劍靠近桃源島,一邊用精神力掃了過去,然后御劍的速度開始慢慢放緩,最后干脆停了下來,就這么腳踩飛劍,一只手還提溜著鄭永壽,懸浮在空中。

鄭永壽聽到耳邊的風聲突然停了,也不禁睜開了眼睛。

當他看到前方的桃源島時,心里不禁叫道:你倒是過去啊!停在這兒干啥?

洛清風此時停留的位置,并不在大陣的籠罩范圍。鄭永壽看到洛清風停下飛劍,懸浮在海面上方,望著不遠處的桃源島一言不發,心里也不禁開始緊張,難道是被他發現什么端倪了?

這時,洛清風淡淡一笑說道:“果然是大手筆!”

鄭永壽聞言更是心中一顫,暗暗叫苦道:完了!完了!他真的已經引起警覺了……

鄭永壽倒不是怕死只要是夏若飛這個主人交辦的任務,他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完成,哪怕夏若飛讓他從懸崖上跳下去,他也絕對不會有絲毫猶豫的。

鄭永壽主要是擔心夏若飛的計劃失敗,而且洛清風都還沒上島就引起了警覺,那一定是自己在什么環節不夠謹慎,導致露出了馬腳。

要是這樣的話,鄭永壽覺得自己就真的萬死不辭了。

這時,洛清風問道:“永壽,前面那就是桃源島了吧?”

鄭永壽硬著頭皮說道:“是的,師尊!有……有什么問題嗎?”

洛清風嘴角微微一翹,說道:“什么問題?問題大了!”

鄭永壽一聽此話,更是覺得萬念俱灰,心中說道:果然被他發現了……主人,都怪屬下無能,把事情辦砸了……

就在這時,洛清風笑罵道:“我看你小子成天鉆研陣法,也沒鉆研出個什么來嘛!這么明顯的天然太虛玄清陣你都沒看出來?回去匯報的時候語焉不詳,要知道是太虛玄清陣,我肯定早就親自過來了!”

“啊?”鄭永壽有些恍惚,一時有些沒回過神來。

洛清風看了看鄭永壽,笑著說道:“你該不會被風吹傻了吧?怎么魂不守舍的?我記得曾經跟你講過一些高等級大陣的辨識,其中就包括太虛玄清陣啊!”

鄭永壽這才醒過神來,他連忙露出羞慚之色說道:“師尊,都怪弟子學藝不精,以至于……”

洛清風擺擺手說道:“最終結果是好的,那就行了。無非就是耽誤些時日而已!這沒什么……”

如果洛清風知道這天然大陣是太虛玄清陣,就不會任由王伯山采用徐徐圖之的策略了,說不定直接就采用修煉者的手段,強行將島嶼從劉家手中奪過來了。

也好在鄭永壽當初未能完全辨明大陣,否則這桃源島也就沒夏若飛什么事兒了。

“是!師尊!”鄭永壽恭敬地說道,“咱們正前方就是島嶼西側的崖壁,上次發現靈氣晶石的遺跡就在那邊不遠。師尊,咱們是不是現在就上島?”

鄭永壽確認是虛驚一場之后,才發現自己的后背已經被冷汗打濕了。

他現在心里最急迫的事情,就是讓洛清風上島了。只要洛清風進入陣法范圍內,他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至于能不能困住洛清風,他和王伯山一樣,對夏若飛是有一種盲目崇拜的。

還有主人辦不成的事兒?不存在的!

洛清風淡淡地說道:“不忙,我們先四下看看。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太虛玄清陣,而且陣法主體還是天然形成的,這實在是太令人驚嘆了!”

洛清風想要全方位的觀察一番,一方面是出于警惕的本能,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好好見識一下天然的太虛玄清陣。

“是,師尊!”鄭永壽連忙說道。

雖然他心里很著急,但此時也不敢催促洛清風,免得洛清風心生疑竇。

洛清風帶著鄭永壽御劍繞著桃源島飛了幾圈,最后終于回到了島嶼西側的海面上方。

洛清風感嘆道:“真是巧奪天工啊!不……這本來就是天道自然的杰作!整個陣法的主體都是完全自然形成的,實在是太神奇了!”

接著,洛清風又看了鄭永壽一眼,說道:“永壽,你的判斷是對的,島上的確有好幾處上古修煉者遺留下來的痕跡,從這些痕跡判斷,在漫長的歲月中,這個島上的太虛玄清陣是被激活過的!而且上古修煉者激活陣法的手段十分巧妙,讓我對陣道的理解都加深了幾分。”

“師尊,那也就是說,島上應該還有那種蘊含靈氣的晶石?”鄭永壽露出又驚又喜的神色問道。

“正常情況下,應該是會有的。”洛清風說道,“不過經過漫長歲月的變遷,那些靈晶能留下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光是這天然的太虛玄清陣,其價值就比靈晶高得多了!這邊稍加改造,就能啟動陣法了!只要陣法啟動成功,不需要太長時間,這里就會變成一個修煉寶地,而且是安全性極高的修煉寶地!”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