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穿越之娛樂香江 > 769 都彭

769 都彭

“夏先生、葉小姐,既然你們有事要聊,那我就跟你們換位置吧。”夏天還未說話,張國容善解人意的站了起來,同葉欲卿調換了位置。

夏天一見,不禁皺了皺眉頭。這會兒都已經換過來了,再想讓葉欲卿回去,就顯得有些太刻意了,只好順其自然吧。

“你剛才說你大哥看中了哪幾家奢侈品店?”夏天隨后問道。

“噢,我大哥說法國的都彭最近幾年經營不善,負債累累,它們的董事會想要甩盤。”葉欲卿愣了一下,回答道。

“都彭?!這是什么牌子?”夏天有些納悶,他不記得有這個奢侈品品牌呀。

“噢,它旗下的商品有皮具、服裝、鋼筆、腕表、眼鏡、香水等等,最有名是它的打火機,有打火機界的‘勞斯萊斯’之稱。”葉欲卿簡單介紹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他對奢侈品品牌還真不熟悉,“小賢,你知道法國都彭這個品牌么?”

王柤賢搖了搖頭,“我都不喜歡逛街的,有時間我就在家看電視了,還真不知道有這個牌子。”

“那就難怪了。不過潮流人士都知道這個牌子的。”葉欲卿聽王柤賢這么說,陰陽怪氣的道。

“哼!”王柤賢見葉欲卿處處針對自己,不禁心中有氣,冷哼了一聲。要不是今天是《倩女幽魂》的午夜場試映,她真有心跟這個騒貨撕扒一回。

從小打籃球打到大,論身手,王柤賢可不輸任何人。像葉欲卿這樣的小雞崽子,都不夠她一手劃拉的。

“我們小賢才不追趕潮流,我們小賢是制造潮流的。”夏天輕蔑的笑了笑道。

后世,王柤賢可是韓國整容界的最佳模板,不知多少女生想要整成她那樣呢。而王柤賢特有的一字眉也成為韓國最流行的眉形……所以別說什么韓流,韓流都是效仿王柤賢的。

“……”葉欲卿聽夏天這么說,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甩了兩個耳光一般。

她本來以為自己在夏天心中算是有點地位的,所以才有點恃寵而驕。哪想到夏天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讓她頓時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她現在還能放肆,不過是仗著夏天的恩寵罷了。要是夏天不再喜歡她的話,她現在就會被打回原形了——一個破了產的富翁的窮妹妹而已。

她頓時不敢再放肆了,乖乖的把張揚的“尾巴”夾了起來。

王柤賢聽夏天這么說,卻是開心得很,夏天真是自己的知心人!

“萊斯利,你知道法國都彭這個牌子么?”夏天見葉欲卿不再張揚了,把露出來的爪牙都縮了回去,點了點頭,隨后又問張國容道。

“知道,是一個很不錯的品牌,生產的皮具很不錯。我覺得可以媲美香奈兒和迪奧。”張國容笑著說道。他出身富貴之家,本身又喜歡享受,所以對奢侈品并不陌生。

夏天點了點頭,既然是個牌子,那就行了。

“回去告訴你哥,讓他好好調查調查,看看這個牌子含金量高不高。”夏天隨后向葉欲卿叮囑道,“如果可以的話,那就定個收購計劃。如果不行的話,也別張揚,要低調行事,懂么?”

“我知道了。”葉欲卿聽出夏天話里有話,叮囑自己做事要低調,不能張揚,頓時委屈的點了點頭。

“嗯。”夏天隨后轉過頭去,不再理她,而是同王柤賢掌心相握,一同看起電影來。

葉欲卿見狀,心中一陣凄苦。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自取其辱了!

……

《倩女幽魂》,一開頭,便是一座陰森古廟中,一位書生正在秉燭夜讀。

就在此時,忽然窗戶被風吹開,跟著一位長袖飄飄的女人在他面前翩翩起舞,令他如癡如醉,情不自禁的向她走去。

就在兩人歡好之時,一個異物忽然襲來。那書生發出一聲慘嚎,跟著便吹燈拔蠟,嗚呼哀哉!

隨即銀幕上出現大片紅布,鮮紅如血,同時顯出四個字——倩女幽魂!再隨之畫面一轉,卻是一片青山綠水,配樂也是悠揚動聽,正是由黃霑創作,張國容演唱的《倩女幽魂》。

青山綠水間,張國容背著行囊趕路,來到了郭北縣。天降大雨,他在一處涼亭下歇腳。

剛剛坐下,就見幾人廝殺過來。其中一人武功極高,頃刻間將那幾位山賊砍得稀巴爛。原來那幫山賊偷了他的錢。

那人殺人之后也來到涼亭歇腳,張國容見狀,嚇得躲在了外面。那人稍作休息之后離開,張國容也趕緊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

這段戲份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卻拍得趣味盎然。

一是王柤賢所飾演的女鬼,始終未露正臉。但看側臉,也已經是國色,讓觀眾也非常期待能夠看到真正的樣子。

二是張國容所飾演的書生也太過倒霉了。走路鞋開綻、吃飯咯掉牙、下雨打傘,傘破的窟窿連窟窿……看他如此倒霉,如此可憐,觀眾們也不禁發出幸災樂禍的笑聲。

三是這世界太過無法無天,動不動就殺人,而且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簡直拿人不當人,也令觀眾有種快意恩仇的快感。

短短幾分鐘的戲,觀眾的情緒就已經調動了起來。

……

張國容隨后來到郭北縣城,就見縣城內也是一團亂。到處都在抓人,到處都有廝殺,給人一種亂世人不如太平犬的感覺。

他來到餐館收賬結果因為賬本被淋濕了,收不到賬,只能暫時留下來。但因為無錢住宿,所以便想找一個可以免費下榻的地方。

有人向他提議,去住蘭若寺。張國容不明就里,決定前去。路上他看到畫商賣畫,一副美人洗頭圖吸引了他的目光。但因為他無錢購買,被畫商趕走了。

……

這段戲拍得也是相當好,它向觀眾展示了一個無法無天,金錢至上的亂世。

那些強人可以隨便抓人去領賞,掌柜為了賴賬完全不顧道義,一派斯文氣的畫商也是張口閉口就是錢,甚至紙扎鋪的老板連死人用得紙錢都不肯讓人帶走……

這個亂世,不是白拍的,它奠定了《倩女幽魂》的基調。正是因為在這亂世之中,人心叵測,互相攻擊,才更凸顯出寧采臣和聶小倩之間真情的可貴。

……

張國容隨后來到蘭若寺,遇到夏侯劍客和燕赤霞比武。關鍵時刻,他說了一段熱情洋溢,充滿正能量的話,讓兩大劍客都有點無語。

隨后他拒絕燕赤霞的好意,執意留在蘭若寺住下。他上到閣樓里,卻未發現,窗外,一個美女正在注視著她——正是聶小倩。

她長發飄飄,眉目如畫,眉宇之間又有一股清冷之意,真的是清麗逼人,超凡脫俗,令戲院內的觀眾全都忍不住發出了“哇”的一聲。

“太漂亮了!”

“好美呀!”

“王柤賢果然漂亮,真是太美了!”

觀眾們紛紛稱贊道。

聽到大家的稱贊聲,王柤賢也不禁面有得色。

“天哥,你覺得我好看么?”她輕笑著問夏天道。

“唉!”夏天嘆了一口氣。

“怎么了嘛?”王柤賢見狀,疑惑的問道。

“此女只應天上有,人家哪得幾回見呀。”夏天長嘆道。

王柤賢一聽,喜上眉梢,“我真有那么漂亮呀?”

“當然了。香港藝人中,我們小賢稱得起第二,沒人敢稱第一。”夏天篤定的說道,讓王柤賢聽了,越發開心起來。

……

電影中,王柤賢隨后去引誘夏侯劍客,正當兩人歡好之際,異物又來襲,并將夏侯劍客吸成了干尸。

王柤賢見狀,流下了一滴不忍的淚水。

同時間,張國容在寺內布置房間,準備安歇。期間不小心刺破了手指,流出血來。而他不知道的是,房間閣樓上,趴著好幾具干尸,聞到他的血味,全都蘇醒了過來,并向他爬了過去。

張國容聽到異響,準備上樓查看,這時又聽到琴聲。他出了房子,循著琴聲找了過去。

……

這一段戲,拍得當真是令人心跳之極。

一方面是看到王柤賢和夏侯劍客歡好,讓觀眾看得怦怦心跳,激動地不得了;一方面是看到張國容深陷魔窟而不自知,擔心的不得了。

夏天看到王柤賢和夏侯劍客親熱的那段戲,臉色也不禁僵住了,有些難堪。

雖然這劇本是他自己寫的,他前世也見過這一畫面,但是現在親眼看到王柤賢和別的男人親熱,還是讓他感覺有些不爽。

“天哥,你沒事吧?”王柤賢察覺出夏天神情不對,有些擔心地問道。

“沒事。”夏天沙啞著嗓子道。

“真的沒事么?”王柤賢見他連聲音都變了,不禁隱隱有些擔心。

她知道夏天有點大男人主義,不喜歡看到自己和別的男人演親熱戲。但是拍電影,很多時候,這種事是在所難免的,她也不能回回都讓導演玩借位呀。可是她又擔心夏天會亂想,這讓她也不禁很是為難。

“沒事了,放心好了,我知道這是逢場作戲,沒關系的。”夏天咬牙說道。(未完待續。)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