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至尊劍皇 > 第二四一十章 古老秘事

第二四一十章 古老秘事

若是換成別人,一株陽笛冥草帶來的提升,能有如此巨大的進步,都是欣喜若狂。

即便是船夫在一旁,都覺得震撼不已,對于這年輕人族的進步速度,感到羨慕嫉妒。

然而,秦墨從入定中醒來,第一反應竟是擔心,剩下的陽笛冥草是否夠用,這讓船夫有著說不出的酸楚嫉妒意味。

“這……”

秦墨轉念一想,也確是如此,一株神草帶來如此巨大的提升,實是難以想象的進步。

“前輩,你似是對斗戰圣體很了解……”

心緒沉淀下來,秦墨敏銳捕捉到,船夫對于斗戰圣體有著相當的熟悉,甚至于,他也察覺出來,突破斗戰圣體第九層,乃是要以陽笛冥草為引。

也即是說,前往那座水底大峽谷,乃是船夫有意為之,要借秦墨的斗戰圣體,來尋找陽笛冥草的蹤跡。

“嘿……,不愧是參悟空間之道的天才,如此敏銳……”船夫嘀咕了一句,陷入了沉默,似是在猶豫,要不要將所知的秘密說出來。

良久

船夫嘆了口氣,傳音道:“算了,這個秘密在我這里保存太久了,你既來了,也一并告知你知曉吧……”

隨即,船夫悄然告知一個驚世的秘密,有關斗戰圣體,實則并不止第九層。

“什么?!斗戰圣體徹底開啟,并非是第九層?”秦墨大吃一驚。

他剛才還感慨,長久以來的愿望,終是達成了,斗戰圣體第九層開啟,古老年代的無雙戰體又將重現于世。

現在,卻從船夫這里得知,斗戰圣體第九層并非是終點,這讓秦墨為之震動。

“不需要懷疑,你運轉力量,感受一下就知道了……”船夫說道。

秦墨凝神,運轉體內的力量,身周血氣之力沸騰,重現化為血氣雷霆,并有血氣本源之力浮現,如此一來,他察覺到了一些異狀。

體內的斗戰圣體之力,并未達到真正的圓滿,似是尚差一層。

船夫繼續傳音道:“斗戰圣體開啟,之所以傳為第九層,乃是因為在古老年代,這一圣體消逝后,再現的斗戰圣體,最高也只達到了第九層的威力……”

有關斗戰圣體的消逝,也即是戰體的沒落,實則并非是從古幽大陸開始的,在此之前,那些驚世血脈,絕世戰體還經歷過一次消逝……

古老年代,實則非常遙遠,比之古幽大陸的開辟,還要久遠的多,那時的斗戰圣體曾經沒落,再未出現過。

究其原因,倒不是各大地界祖脈之力的衰弱,而是因為連番大戰,使得那些驚世的體質都絕種了。

之后,古幽大陸開辟,出現的那些驚世血脈,絕世戰體,固然驚艷了古幽大陸的遠古時代,實則都是有缺陷的,并未徹底的大成。

許久之前,船夫就遇到過一位斗戰圣體第九層的強者,那時古幽大陸的遠古時代,跨越界壁而來,前往冥河深處,要尋求所謂的突破。

從那時開始,船夫才知曉,古幽大陸的斗戰圣體第九層,與古老年代的這一體質,還是有差距。

“突破第九層后,才是斗戰圣體的終點,能夠重現古老年代,這一戰體的無敵風采……”

這是當時,那位斗戰圣體所說的話,他也是沖擊第九層成功,才觸摸到這一屏障,明白第九層并非是終點。

秦墨怔怔無言,知曉船夫說的是真的,他需要再進一層,才能將斗戰圣體圓滿。

“那位斗戰圣體前輩,后來如何……”秦墨輕聲問道。

船夫搖頭,表示不知,他只是冥舟擺渡者,將那位斗戰圣體送到冥河深處,就離開了,并不知道后來如何了。

不過,船夫卻預測,那位斗戰圣體是失敗了。

因為,那位斗戰圣體來到冥土時,已是遲暮之年,生命力衰退,想要尋找突破的契機,這樣的機會是很渺茫的。

何況,究竟突破第九層的契機是什么,卻是誰也不清楚。

“那個人雖然失敗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你如此年輕,還有無限可能……”船夫這般說道。

同時,他還告知秦墨,即便擁有種種驚世之力,也不要忽視斗戰圣體,傳說中,在古老年代的斗戰圣體,乃是擁有驚天動地的威能,并不比其掌握的其他驚世之力遜色。

古老年代,在冥河之眼,與【無盡深淵】的邪物們征戰,曾經讓這些邪物聞風喪膽的強者中,就有斗戰圣體的存在。

甚至于,還有傳說,以一己之力,殺入【無盡深淵】,并差點將之打穿的無上存在中,也有斗戰圣體的身影……

“肉身之力,若是能夠修至極致,則近乎不滅,甚至修至極境,能夠滴血重生,這比任何逃遁之法都要來的強大,切記……”

船夫這般告誡道。

秦墨點頭,向船夫致謝。

……

與此同時。

在冥河之中,還有一艘巨艦在飛馳,這是一具大型大陸級神器,通體散發著莫測的力量波動,讓冥河中一些可怕的存在不敢貿然靠近。

不過,這艘巨艦固然強大,但是,與冥舟的速度相比,卻是有所遜色的。

“這氣息是……,陽笛冥草……”

巨艦的船頭,一個男子佇立,嗅著冥河上的氣息,陡得身形一震,露出驚容,“這氣息真是那種神物么?是不是我的錯覺?”

“辛殿下,這并不是你的錯覺,確是陽笛冥草的氣息,并且,還是剛被人修煉過,一株神草的效力已經耗盡了。”

此時,在那男子-辛殿下身后,站著一個灰袍人,他聲音陰森冰冷,全身籠罩著是一股可怕而強大的氣機,躬身回應著。

這灰袍人這般說著,邁前幾步,注視著前方,透過水霧彌漫的河面,似是看到了遙遠的地方,一艘冥舟的蹤跡。

砰!

灰袍人雙手一展,一道灰蒙蒙的光幕撐開,將那艘冥舟的具體位置,徹底顯現出來。

光幕中,那艘冥舟飛速前行,其中有著一道道模糊的身影,陽笛冥草的光華蔓延開來,一覽無遺。

“真是陽笛冥草,想不到給本殿下碰到了……”

那男子雙目圓睜,身上的冥罡之力騰起,破滅境巔峰的修為展現無遺。

這男子的身份,乃是冥土有數皇朝之一的第一順位繼承者,也是皇朝中罕有的天才,在很年輕時就躋身主宰境,后來連續突破,在數月前一舉突破至破滅境巔峰,成為這一皇朝當之無愧的下一任皇朝之主。

現在,辛殿下面龐微微抽動,難以掩飾其貪婪之色,這一次出航,乃是要前往冥河之眼,進一步磨礪自身。

卻是想不到,竟在半途中,發現了陽笛冥草的蹤跡,這是意想不到的天大收獲。

“快!追上去,這等罕世神物,被這些垃圾用掉,不能容忍,將那艘冥舟截下來,我要將這些家伙的血肉煉成靈藥,將陽笛冥草的藥力都提煉出來,快……”

辛殿下低吼,雙手握緊,連聲催促加速戰艦。

“是!辛殿下,不用著急,先派皇朝暗殺隊上去,將冥舟截獲下來。”灰袍人躬身說道。

片刻,這艘戰艦上打開數道門戶,一艘艘飛舟沖出,朝著前方的冥河疾掠而去,其速之快,如同閃電一樣,在河面上一閃而沒,已是消失在前方。

……

此時,冥舟上,其余同伴也紛紛結束了修煉,皆是意猶未盡,感嘆陽笛冥草的神奇,僅是修煉短短的時間,實力就有了明顯的精進。

不過,與秦墨的那一株陽笛冥草不同,其余同伴的陽笛冥草并未消耗殆盡,僅是暫時耗盡了力量,草色變得暗淡,放置一段時間,還能再次使用。

聽聞秦墨修煉時,竟是直接消耗了一株神草,其余同伴驚異不已,猜測這年輕人此次修煉,是否有重大的突破。

“你小子的修為……,怎么……”銀澄眼睛瞇起,驚疑不定,它最是敏銳,察覺出秦墨的修為似有很大的不同。

正在這時

嗖嗖嗖……

一道道飛舟奔襲而至,一股股強大冰冷的氣息涌現,籠罩了這艘冥舟。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