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快穿女主:禁欲男神撩不停! > 第809章 民國紈绔變形記13

第809章 民國紈绔變形記13

“蘇少……。”

宛若焦尾琴般低磁拖曳沉音,傳入蘇迷的耳,不由神經一繃,眸隱現些許訝色。

她分別禁錮他的身形,封住他的啞穴,為什么他還能說話?

蘇迷眉頭微蹙,倏然轉身。

男人早已解除禁錮,抬手去摘臉的半狐面具。

蘇迷唇齒輕啟,無聲動了動,卻未說出任何阻止的話。

狐冢珒執手輕抬,半狐面具摘下的那瞬,一張極其平凡的容貌,映入她的眼簾。

蘇迷低聲一笑,嗤咦出聲。

“想對爺使美男計,最起碼也要姿色乘,你這般平凡長相,爺可看不眼。”

狐冢珒并未爭辯,只是用那雙詭譎惑人的狐貍眸子,一瞬不瞬望著她。

異深邃幽光從迸出那瞬,男人緋唇微啟,似對她說了些什么。

蘇迷聽得模模糊糊,蹙著眉緩緩靠近,嘗試去聽他的話。

結果卻事與愿違,不但沒聽不清楚,腦子也開始發暈,恍然抬頭對那雙狐貍眼,蘇迷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緊接著,淺羽司的聲音,傳入她的耳邊。

“既然蘇少答應讓你留在身邊,你一定要全權負責蘇少的安全。”

蘇迷猛然驚醒,赫然對那雙湖里眸子。

但見他唇齒輕啟,頷首應承道:“蘇少若是受到一絲損傷,我定然提頭來見。”

蘇迷不由凝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反了這是,竟然敢算計他,看她以后怎么管教他!

蘇迷氣憤落座,但她明顯感受到,紅蓮看著她的眼神,不是非同一般的幽怨,仿佛她做了十惡不赦的事。

但蘇迷是誰?

從來只有她盯別人,沒有別人瞪她的份兒。

蘇迷當下扭頭,冷冷掃了他一眼!

紅蓮驀地一怔,緊跟著低著腦袋,抿著嘴,再也不說話了。

但那可憐兮兮的小模樣,仿佛被人欺負似得。

蘇迷想到先前那一鞭子,原本想要說的話,索性強行咽了下去。

沉默了片刻,抬眼看向淺羽司:“感謝淺羽先生的好意,希望以后的合作,會更加愉快,好走不送!”

淺羽司壓根沒有想到,蘇迷對他的態度,如此之大。<>

但礙于男人的尊嚴,淺羽司二話沒說,扭頭走。

蘇迷沒有管他,也沒有去管狐冢珒,只是拽著紅蓮,一個勁的聊著天,時不時開幾句玩笑。

狐冢珒似乎并不在意,安靜站在一旁,一句話也不說。

蘇迷看見他身那身武士服,心里一肚子火。

最后實在忍不住,不悅出了聲:“爺跟小紅蓮在這里聊天,你站在這里太煞風景,去樓下等著。”

狐冢珒一聲不吭,但也沒有離開。

直到蘇迷冷著臉警告:“淺羽司派你是來保護爺,自然要聽從爺的吩咐,你若是不從,那爺現在可以反悔,將你遣回淺羽家。”

狐冢珒神色復雜看著她,終是聽了她的話,開門而出。

男人離開后,蘇迷整個人都蔫了,像一條咸魚毫無生機趴在榻桌,長嘆了一口氣。

紅蓮見此,多少看出些內情。

他不明白,為何剛見面的狐冢珒,會對蘇迷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紅蓮從來沒有見過,眼下這般頹靡的蘇迷,心情一時間有些復雜酸澀。

但他沒有出聲,只是靜靜地呆在她的身邊。

蘇迷自我調節的時間,非常快。

過了一會。

原本有些渙散的視線,落在紅蓮的身:“你怎么知道爺是女人?”

紅蓮微怔,唇角輕勾:“紅蓮乃是青衣戲子,經常揣摩女子的神韻與表情,爺第一天來緋云樓,紅蓮看出來了。”

蘇迷“哦”了一聲。

心想這確實沒毛病。

畢竟電視里跟小說,那些女扮男裝卻不被認出的設定,大部分都是夸大其詞的。

而她很早意識到這個道理,一開始讓系統059在寄體身,做了一些手腳,盡量保證不被人看穿。

但紅蓮不同,他心思細膩,又善于察言觀色,是她沒有出現時,已經得知原女主是女兒身。

蘇迷輕嘆,看一眼他身的傷口,慢條斯理道:“即便爺是女人,也是要干大事的女人,這輩子只會喜歡一個男人,但那個男人,絕對不會是你,死心罷。”

紅蓮面色一白:“爺,紅蓮只要陪在你身邊好,什么都不會去奢望。<>”

“你若愿意跟爺合作,只要你想,爺必能還你自由身,不會再受任何人的欺壓與強迫,但同樣爺要給你提個醒,若你敢泄露爺的真實身份,你包括整個緋云樓,別想在云城有好果子吃!”

蘇迷這番話,直言道出兩個選擇后的極端結果。

紅蓮清楚知道,她并不是在開玩笑。

從她第一天來緋云樓,他在暗注視著她。

她所有的變化,他都看在眼里,他相信將來不久的她,完全有這個能力。

現在看來,妄想借用她真實身份為條件,讓她收了他的想法,太過天真愚蠢。

但所幸事情的發展,還沒到達不可挽救的地步。

紅蓮向來是個聰明人,知道在什么時候進退。

于是,他沉默片刻,頷首道:“往后紅蓮是爺的下屬,只聽從爺一人的安排。”

蘇迷滿意勾唇。

她一向喜歡跟識時務的人合作,至于紅蓮對她能有幾分真心,顯然都不重要。

只要他對她有所幫助,護他余生自由,并沒有什么不妥。

……

紅蓮的事情,暫時成功解決。

至于淺羽司那人,算得一個勁敵。

雖然狐冢珒在她身邊,但他并不像表面看去,動不動臉紅,簡單又純真。

當天晚,蘇迷回蘇家老宅的路,遭遇一場刺殺。

來人正如淺羽司所說,全部都是忍者,而且身有青藤家的印記。

即便如此,蘇迷對其的內情,卻能猜到八-九分,只是選擇不說。

畢竟現在的局勢,她并不能完全預料,如狐冢珒。

蘇迷心里十分的清楚,那天在淺羽家聽到的舞劍聲,十有八-九出自于他。

眼下,淺羽司既然派他過來,也是想在她身邊,安插一個活眼線,以方便得知她所有的行蹤與計劃。

本書來自

本書來自//x.html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