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79章 我就看看不摸

第679章 我就看看不摸

阿爾薩斯和嘉麗雅的關系非常奇妙。

小的時候,嘉麗雅非常疼愛這個弟弟,姐弟兩人感情想當的甜蜜。

然而,小心,小心,那大海的女兒……

隨著啟蒙教育的進行,嘉麗雅逐漸以自己的母親為參照物逐漸王女化,而阿爾薩斯卻還是個童心未泯的孩子。

于是,在與吉安娜勾搭上之后,阿爾薩斯與嘉麗雅的親密度急轉直下。

你又不是我媽你憑啥管我?

我是你姐!

阿爾薩斯咱們溜出去玩吧!

吼啊吼啊!

瞧,親疏有別,這也算天降系吊打實姐的經典案例吧。

再長大些,嘉麗雅出嫁了,阿爾薩斯懂事了,并且內心矯情,在取下吉安娜一血的第二天以我還沒有準備好為理由跟女友分手了。

內心苦悶的阿爾薩斯想來想去,終于想起了自己還有個姐姐可以訴苦。

于是一來二去的書信往來,姐弟二人的感情又重新升溫了。

真不愧是一個爹媽生的子女。

人的性格一部分是天生的,但是更多是后天環境的影響。

嫁入巴羅夫家族后,因為卡洛斯失蹤十年,嘉麗雅的身份地位其實蠻尷尬的。

但是艾澤拉斯待卡洛斯不薄,因為阿爾馮斯的出生,極大了緩解了這種尷尬。

于是嘉麗雅的屁股毫不意外的偏向了自己兒子這一邊。

她從小接受的王女教育不是白瞎的,政治正確牢記心間。

所以對于阿爾薩斯要來凱爾達隆探親這件事兒,嘉麗雅在向公公請示匯報之后,決定大操大辦。

畢竟,這是一個能放吃瓜群眾領悟到洛丹倫王國與奧特蘭克王國之間一衣帶水的友好關系的絕佳機會。

為此,整個凱爾達隆湖心堡都為嘉麗雅空了出來,詹尼斯夫人帶著小女兒去了達拉然找大女兒玩耍,卡洛斯的兩個弟弟被他爹勒令到奧特蘭克城挨罵。

事情的發展正朝著耐奧祖的預期前進。

此時包括卡洛斯在內,都還沒有意識到上古之神還有巫妖王這些無眠者的可怕。

這些超越了人類極限的存在無時無刻不在謀劃著各自的利益,構思著最惡毒自私的伎倆。

唯一的區別在于上古之神沒有自由,巫妖王既沒有自由也沒有軀體。

但是耐奧祖有燃燒軍團廣域精神雷達,甚至還免疫上古之神的低語。

只要巫妖王集中精神觀察,除了屏障保護下泰坦造物之外,艾澤拉斯對它沒有秘密。

德拉諾的失敗,耐奧祖率領著自己的族人步入了基爾加丹的陷阱。

他引以為傲的影月氏族在燃燒軍團的要塞中飽受折磨,身體被摧殘,再由艾瑞達術士的暗影魔法扭曲轉化成巫妖。

而他,耐奧祖,影月氏族的酋長,部落的最后一任大酋長,更是被基爾加丹親自折磨,靈魂永不超脫。

極端的痛苦已經扭曲了他的心智,巫妖王不需要憐憫、仁慈、感情。

它便是天災之心。

它就是天災之魂。

它就是天災本身。

將憤怒與痛苦宣泄到艾澤拉斯是它的使命,是基爾加丹恩賜解脫的最大謊言。

耐奧祖明白燃燒軍團再次降臨那一刻就是自己靈魂破碎的終點。

但是它無力反抗欺詐者。

所以他需要一具軀體。

巫妖王耐奧祖是不能反抗燃燒軍團的。

但是如果拆分自我的存在,那么便可以。

所以為了阿爾薩斯,耐奧祖不介意再一次利用感情。

洛丹倫的儲君一路東行,沿途所見是地方領主的殷勤,以及晦暗難明的壓抑。

因為銀色黎明的提前逐漸,瘟疫尚未全面擴散,但是索拉丁之墻以北的人類主要居住地,疾病爆發的消息還是經常流傳開。

這次出行雖然有克爾蘇加德利用他的心靈間隙法術暗示的因素,但是本身的性格,也令阿爾薩斯希望能夠暫時逃離洛丹倫。

他還沒有準備好。

泰瑞納斯堅持不了多久了。

長則一年,短則三個月。

洛丹倫國王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

一直以來阿爾薩斯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著自己從父親手里接過王冠后,要如何如何,要怎么怎么。

但是真當這一刻臨近時。

阿爾薩斯畏懼了。

泰瑞納斯沒有時間一點點的去教導自己的孩子了。

為了阿爾薩斯能夠順利接位,作為父親的泰瑞納斯在短短時間內親手打破了長久以來展現在阿爾薩斯面前的光明美好,恨不得將權謀的陰暗面統統處理好。

這令阿爾薩斯內心產生了極大的混亂。

不是說好米奈希爾家族長久以來都是靠力量與智慧統治王國嗎?

結果歸根到底還是鐵血與威嚴扭曲成的荊棘王冠。

阿爾薩斯真的還沒有準備好。

所以他決定給自己一個假期。

他不斷的告訴自己,從凱爾達隆回返洛丹倫時,自己將完成從王子到王者的蛻變。

于是,在熱烈的歡迎中,在姐姐嘉麗雅的擁抱下,在外甥阿爾馮斯的敬仰目光中,阿爾薩斯放下了沉重的包袱,也放松了警惕。

“舅舅,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大家都說是我刺傷了外公。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對不起。”

在應酬結束后的私人空間,阿爾馮斯哭泣著向阿爾薩斯解釋著。

“這不是你的錯,我可憐的孩子,那些卑劣的陰謀者最擅長使用蠱惑人心的法術。”

嘉麗雅看起來像是在安慰自己的孩子,實際上卻是在像阿爾薩斯解釋。

“我知道,都知道,你外公打一切都告訴我了,這不是你的錯,別再自責了。”

阿爾薩斯抱著外甥,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背部。

還能怎么辦?

當然是選擇原諒他!

不管是從血脈親情還是國家利益出發,阿爾薩斯都沒有對阿爾馮斯發難的理由,只能在內心深處無奈的嘆息。

而此時,一股微弱的暗影波動觸碰到了阿爾薩斯敏感的神經。

“那是什么?我感受到了暗影之力的存在!”

師從烏瑟爾,阿爾薩斯好歹也算是一位正式圣騎士,他很確定那就是暗影之力,體內激動的圣光回響就是明證。

在泰瑞納斯被邪惡的暗影法術傷害后,暗影之力對米奈希爾家族的人來說,就是最敏感的字眼兒。

于是,克爾蘇加德松了一口氣,雖然它早已經不會喘氣。

主人的計劃成功了。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