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移動藏經閣 > 第八百零八章 破風峽

第八百零八章 破風峽

在將米歇爾和洛琳兒帶回隊伍后,奧利西亞并未說明兩人的身份。

不過盧森堡卻是知道了,所以盧森堡也對兩女尤為照顧。

翌日,隊伍繼續前進,眾學員看到米歇爾和洛琳兒都是俏麗可人,也都對兩女非常的照顧。

唯一不爽的就是白晨,原本一個人的馬車,如今卻要多塞入兩個人。

本來就不大的空間,如今變得更加的擁擠。

白晨毫無地主之誼,依然是橫躺著,占據了半個車廂的空間,讓米歇爾和洛琳兒都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

“小弟弟,你能讓一讓嗎,這個車廂很小……你這么躺著,我們很難坐。”米歇爾頗為不滿的說道。

“你們既然知道這車廂小,干嘛還要擠進來?”白晨非常沒風度的抱怨道。

“你……”

“怎么?想以大欺小啊?告訴你們,我可不怕你們那什么狗屁東帝國公主,反正你們現在也只是……”白晨瞥了眼兩人,適時的收了聲。

“我們只是什么?”米歇爾憤怒的看著白晨。

“喪家犬。”

米歇爾和洛琳兒的臉色,都是一陣失色,米歇爾更是怨恨的看著白晨。

“這人啊……就是要認命,有些東西失去了,那就是失去了,比如這個皇位,不是你們找誰來幫忙,就可以幫你們奪回來的,更何況你們現在什么都沒有,憑什么去要求另外一個帝國出兵幫你們。”白晨都忍不住嘲諷兩女的天真。

如果她們只是求一個安身之所,那么逃到她們那姑母的帝國,求得庇護那也沒什么。

可是如若想要讓她們那姑母出兵幫她們奪得皇位,那就絕對不可能。

“哼……我們手上有東帝國的至寶,我們愿意雙手奉上。姑母一定會幫我們的!”洛琳兒不忿的說道。

“洛琳兒!”米歇爾臉色一沉,顯然有些埋怨洛琳兒的口無遮攔。

“哈哈……”白晨大笑起來:“我勸你們在別人的面前,最好不要提及什么至寶。特別是你們那姑母的面前,不然的話……”

洛琳兒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白晨看到,洛琳兒的腰間掛著一個小包囊。

白晨搖了搖頭,這個姐姐米歇爾還略有一些閱歷,這個洛琳兒也太稚嫩了。

財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明白,如果按照她們這樣的口無遮攔,到不了寒冰帝國,她們就要死于非命。

米歇爾突然目光閃爍的看著白晨,微笑道:“小弟弟。如果你把你的那個追隨者讓給我們,等到將來我們復位成功,我們就送你一百個追隨者,怎么樣?”

“沒興趣,就算送給我那么多人,我也養不起。”白晨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可以封你為大貴族,讓你擁有永遠都享受不完的榮華富貴。”

“你現在都自身難保,有資格封我為大貴族嗎?”

“就算我奪不回東帝國,可是我去往寒冰帝國,依然是公主。我們的姑母是寒冰帝國的女皇,她更不會虧待我們,只要我們一句話。你就能獲得永遠都不可能得到的貴族爵位。”

“那等你們到了寒冰帝國再說吧。”

叩叩——

這時候盧森堡拉開車簾:“前面就是破風峽了,石頭,你也是隊伍的一員,你不覺得你應該下車與大家并肩而戰嗎?”

“她們兩個也是隊伍的一員,為什么她們不要?”白晨非常的不滿。

兩個落魄的公主憑什么就可以安穩的躲在馬車里,自己就要勞心勞力。

“再說了,穆納就代表我了,不需要我親自出手。”白晨理所當然的說道。

盧森堡看了看兩個少女,最后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的架子還真不小。”米歇爾看了眼白晨。她與洛琳兒到現在還沒明白白晨的身份。

看起來白晨與這支隊伍,并不是一起的。至少他們的對話,總是透著幾分生澀。

“你不怕他們半路上把你丟了嗎?”米歇爾疑惑的看著白晨。

“為什么要怕?他們就算把我丟半路上。我一個人也到的了安薩王國。”白晨瞥了眼兩人:“反而是你們,最好小心一點,任何一點變故,都會讓你們陷入絕境。”

破風峽是安薩王國與羅斯王國的交界處,兩座大山將兩國王國分割,可是又留下一條縫隙。

在破風峽中,棲息著成千上萬的雙翅白目鳥,白目鳥都是四級魔獸,可是卻有少部分四翼白目鳥,乃是五級魔獸,同時還有個位數的七級六翼白目鳥王。

雖說這些白目鳥不會主動攻擊過往的路人,可是事事都沒有絕對,過往這條破風峽峽谷的路人,被襲擊的案例也是非常多的。

隊伍漸漸的進入破風峽中,風嘯聲呼嘯著峽谷兩側的石壁,耳邊永遠回蕩著風戾聲。

白晨探頭出去,抬頭看了眼兩側石崖,偶爾能夠看到,躲藏在石壁兩側的白目鳥探出頭。

“你敢伸出腦袋,小心那些白目鳥把你叼走了。”洛琳兒調笑著白晨。

白晨收回腦袋,看了眼洛琳兒:“白目鳥對于游離能量特別敏感,只要在它們的領地內不施展魔法,是不會遭致圍攻的。”

“呵呵……你知道的還真不少。”

盧森堡等人顯然不知道這件事,盧森堡與那些學員,看了看偶爾飛過的白目鳥,顯然是起了心思。

這些白目鳥雖然只有四級,可是勝在數量龐大,若是能獵殺到一些,取得其魔晶,也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而且只要不引起所有的白目鳥圍攻,憑著他們這支隊伍的實力,就算有幾十只上百只的白目鳥圍攻,他們還是可以輕松的對付的。

這時候,穆納走了過來,對盧森堡道:“盧森堡大師。少爺說不要主動招惹白目鳥,白目鳥是群居魔獸,一旦攻擊任何一只。都會引起鳥群的圍攻。”

“哼……你家少爺置身事外我便不說什么了,難道連我們都要管不成?”

盧森堡本來就對白晨非常不忿。如今白晨還對他指手畫腳,他更是覺得不爽:“回去告訴你們少爺,我們與他只是同行的關系,他沒資格命令我們怎么行事,我們也沒義務去保護他。”

很顯然,盧森堡這句話就是打算和白晨劃清界限,雖說沒有真正的分道揚鑣,可是也已經斷絕了最后的退路。

“穆納。上車。”遠處白晨的聲音傳來。

白晨只是好心的提醒他們,他們既然不打算領情,白晨也懶得管他們。

穆納跳上馬車,白晨哼了聲:“我們走。”

“少爺……”穆納看了看白晨,又看了眼還聽在原地的盧森堡等人。

“不用管他們,給他們個教訓也好。”

“可是我們畢竟是一個隊伍的,這么丟下他們,不好吧?”

“放心吧,在最后面的那輛馬車中,還有個高手。”白晨淡然說道。

白晨又看了眼馬車中的洛琳兒和米歇爾:“你們是留下還是一起走?”

“我們留下也是累贅。還是先退出峽谷再說吧。”米歇爾淡然說道。

無論她們是否留下,她們都沒任何意義。

如果真有危險,她們也能第一時間抽身。如若沒危險,自己也能說自己是個累贅。

穆納收回目光,立刻便依著白晨的命令,快馬加鞭的趕路去了。

馬車飛奔而去,身后便傳來鳥唳聲,整個破風峽就像是炸開鍋了一樣。

瞬間,數也數不清的白目鳥從崖壁上飛馳而下,朝著盧森堡等人撲去。

不過盧森堡等人也不是弱者,面對這些白目鳥。他們還是可以應對自如的。

這些白目鳥就像是不知道害怕,前赴后繼的慷慨赴死。不過在眾人的魔法下,也如雨點一般的掉落下來。

盧森堡看著這大量的戰利品。心中喜不自禁。

一只兩只白目鳥的魔晶,他還能處之泰然,可是如此數以百計的白目鳥魔晶,那就另當別論了。

只是,就在這時候,幾個巨大的陰影籠罩眾人的頭頂……

破風峽前后也只是十幾里的路途,白晨乘坐的馬車在穆納的快馬加鞭下,很快便沖出峽谷,停在了破風峽的出入口。

穆納依然有些擔心,看了眼后方,雖然已經看不到盧森堡等人,不過依然偶爾可以聽到峽谷內傳來的鳥唳聲和時不時傳來的巨響。

過了幾分鐘,眾人便聽到一聲巨大的聲響,地面都微微的顫抖起來,峽谷兩邊的石崖上不斷的墜落落石,緊接著便看到盧森堡等人身影,狼狽的從峽谷中逃一般的飛奔出來。

不過在隊伍之中,還多了一個婦人的身影,那婦人跟在最后方,可是卻是最強大的一個,任何靠近她的白目鳥,都會在距離她三尺的地方化為灰燼,那是火源屏障的護盾,比起普通的火焰盾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過看那婦人的身上,也不是全然無礙,她的減傷、胸口、后背都留有血跡。

顯然,她也是經過了一番大戰的。

白目鳥實在是太多了,多的令人指,特別其中還出現了兩只七級的六翼白目鳥。

如若是在平常,杰西卡倒也不怕這兩只六翼白目鳥,可是在成千上萬的普通白目鳥和四翼白目鳥的圍攻下,兩只六翼白目鳥,就顯得尤為的可怕了。

就在這時候,又是一聲嘶鳴聲傳來,一只十丈大的六翼白目鳥已經呼嘯的沖出峽谷,朝著杰西卡撲去。

穆納終于按耐不住了,不管任何時候,他都改不了作為騎士的時候,留下的習慣。

當有人遇到危險的時候,他都會忍不住的出手保護。

穆納的劍勢如流星一般劃破長空,所有人都在這剎那止住了呼吸,驚愕的看著穆納。

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完美的一劍,這一劍已經達致他們所能想象的極限。

穆納沖到杰西卡的身邊,劍鋒一掃而出,帶過一道鮮血弧線,只聽轟的一聲,六翼白目鳥巨大的身軀,已經砸在了地上。(未完待續)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