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移動藏經閣 > 第兩千九百三十三章 后手

第兩千九百三十三章 后手

“不能讓他逃了!”馬上那人大叫起來。?

菲爾慌了,他是真的慌了,拉曼這邊拖著他的人,如果讓白晨逃走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白晨是武唐的皇子,而如今的逆十字之所以能夠展迅猛,離不開武唐商人與他們的交易。

如果換做以前,如果他們是打著顛覆教廷的口號,所有的歐洲商人都會對他們避之不及。

可是正是如今武唐商人,才讓他們沒有了后顧之憂。

不管是兵器還是糧草,只要他們有錢,只要他們的手上有金幣,那么他們就可以換到足夠的物資。

一旦白晨逃走了,將他們刺殺他的事情抖出來,那么他們的處境就非常的危險了。

在這歐洲大6上,作為外來者的武唐商人可是非常團結的。

如果有一個人被欺負了,那么整個團體都會排斥那個欺負他們同胞的人。

更何況,他們這次針對的是武唐的皇子。

在他們的心目中,武唐的皇子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因為與武唐商人有所交集,所以他也時常的聽武唐商人談及他們對皇室的感官。

言詞之間,全都是對皇室的敬仰與愛戴,每個人都是抱著相同的感情。

如果沒有皇室,沒有武則天,那么武唐商人就沒有今時今日的地位。

被人尊重,被人接受,不再有貶低的詞語來形容他們,他們的地位與日俱增。

而這一切離不開武則天的支持,離不開政策的支持。

菲爾的心里開始有那么一絲后悔,自己不該如此的魯莽,居然對武唐的皇子下手。

不管成功與否,都將是后患無窮,畢竟誰都不是傻子。

到時候教廷解釋一番,武唐哪怕不信,恐怕他們逆十字的日子也不會那么好過。

不過現在后悔已經太遲了,他沒有后悔的時間。

畢竟殺了他!如果不殺了他,那么他們的麻煩更大。

只要殺了他,把他的死栽贓教廷的頭上,到時候教廷百口莫辯。

畢竟教廷先抓他的,菲爾不指望就憑這個就能顛覆教廷,不過卻可以讓教廷不再有精力對付他們。

拉曼現在是有苦也難訴,十幾個人圍攻著他,雖說他的實力略高一籌,可是卻也經不住這么多人的圍攻。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白晨沒有騙他,至少在這些人的弱點方面,白晨說的都是正確的。

這讓他的壓力略微小了一點,不過也緊緊只是小一點而已。

那十幾個人雖說圍攻拉曼,可是因為自己的弱點被對方掌握,以至于他們都不敢全力攻擊,一直都采取著迂回戰術。

他們也被拉曼拖著無法脫身,菲爾眼見此情此景,再看向白晨已經上馬打算丟下拉曼逃離。

菲爾一咬牙,親自策馬追向白晨。

他看到白晨似乎不怎么會騎馬,他的雙腳都夠不到腳踏,牽著韁繩在那甩著,馬駒就那么在原地轉圈圈,也不跑的。

菲爾頓時笑了起來,他已經抽出劍鋒,眼看著白晨近在眼前。

突然,白晨坐下的馬駒猛的躥了出去,不過卻不是逃走,而是直奔菲爾過來,白晨自己則是摔到地上。

因為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以至于菲爾來不及調轉方向,兩匹馬直接就撞到一起。

菲爾自己也摔到地上,可是就在他摔地上的瞬間。

艾弗森動了攻擊,雖說他們的實力相差甚大,可是找機會的能力他還是有的。

更何況白晨早就已經事先幫他安排好了位置,給他指明了菲爾會掉到哪個位置,如果這還能失手,那他可以自殺了。

不過……他真的失手了,掉落下來的菲爾,半空中揮出一道劍芒。

艾弗森來不及做出躲避,已經被劍芒掃到。

還好菲爾是在慌忙之間出手的,劍芒威力不大,可是卻能夠有效的阻止艾弗森的偷襲。

菲爾眼見危機解除了,正要站起來,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身影。

白晨站在菲爾的面前,腳尖直接點在菲爾的腰肋處。

菲爾慘叫一聲,白晨一腳踩在了菲爾的臉上。

“爽嗎?”白晨看著菲爾。

“我要殺了你……”菲爾咬牙切齒的看著白晨,手中劍鋒朝著白晨揮舞過來。

可是白晨卻沒給菲爾機會,又一腳踹在菲爾的肋骨上,哐當一聲,菲爾已經痛的劍鋒脫手。

“敢來刺殺我?你敢來刺殺我?敢來殺我的人,現在墳頭草都有你那么高了!”

白晨騎在菲爾的身上,對著菲爾的臉就是一陣胖揍。

菲爾嘗試了幾次反擊,可是他的反擊沒有任何的效果,反而招致白晨更加憤怒的報復。

“來啊,你不是要殺我嗎?你不是要殺我嗎?”

菲爾知道,再這么下去,自己真的有可能被白晨打死。

這讓他不得不使用自己的能力,菲爾猛的吸了口氣,正打算將嘴里的毒氣噴向白晨,可是白晨卻先一步一拳砸在菲爾的下巴上。

菲爾沒把毒氣噴出來,倒是噴了不少血……還有牙齒。

貝拉爾和艾弗森對視一眼,他們真的沒想到,白晨的計劃居然成功了。

白晨先前故意大聲說出他們的計劃,不過卻用輕微的聲音告訴他們真正的計劃。

佯裝逃跑,引誘菲爾上鉤,原本貝拉爾和艾弗森對于這個計劃實在不怎么看好。

白晨也說過,菲爾是這些人之中實力最強的,就算是拉曼都不是菲爾的對手。

所以要想算計到這么一個高手,就憑他們三個幾乎不可能成功。

他們本是想打退堂鼓的,可是白晨卻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拒絕,那么他們只會被追死。

這些人是不會放過他們的,等他們解決了拉曼,就會全力的攻擊他們。

到時候他們可沒人可以再舍棄了,而且對方也不會再上當。

所以他們只是抱著嘗試的態度,艾弗森在偷襲失敗的時候就已經后悔了。

卻沒想到,白晨居然得手了。

看著被揍成豬頭的菲爾,貝拉爾和艾弗森的心里都有點快意。

一直在旁觀望的琳達,同樣沒想到,這小子這么粗糙的計劃居然成功了。

不過再仔細一想,琳達突然現了白晨計劃的真正精髓所在。

琳達猛的看向白晨:“小子,艾弗森的受傷也在你的計劃之內吧?你算到了這人就算落馬也能夠反擊艾弗森,所以你讓艾弗森擋住了他的反擊,然后你才上前來。”

白晨還在揮舞著拳頭,拳拳到肉,菲爾已經被打的不成人形。

“你在說什么?我沒明白你的意思,我可警告你,你可不要挑撥我和艾弗森的關系,我們可好著呢,你說對吧,艾弗森。”

白晨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艾弗森聽到琳達的話,瞬間就明白了過來,所以他陰沉著臉色。

雖說他的傷勢不輕不重,可是被人當作擋刀的,這種事情換做是誰都不會愉快。

“小子,你算計我?”

白晨的笑容漸漸的斂去:“算計你?這可不是我算計你,是你自己無能,這么好的機會都會錯過,我只是對你沒什么信心,所以在你被擊退后,我補上你的位置,別忘記了,如果不是我的話,我們現在也許已經是死人了。”

艾弗森心頭一緊,雖說心里依舊憤恨,可是白晨的話也不無道理。

白晨沒理會艾弗森,抓起菲爾的頭,就開始將他往戰場的方向拽。

“都他.娘的給我停手!你們的老大現在就在我的手里。”

所有人瞬間就停手了,愕然的看著傷痕累累的菲爾。

這是幻覺嗎?

這還是他們心目中戰無不勝的菲爾嗎?

這還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足智多謀的菲爾嗎?

拉曼也沒想到,他這邊還未建功,白晨就已經把他們的老大抓住了。

這時候的菲爾可以說是慘絕人寰,俊朗的外表已經變成了豬頭。

“將菲爾放了!不然……”

德克在那威脅道,不過白晨對他的威脅嗤之以鼻。

“白癡,找個能說人話的出來。”

德克憋紅了臉,他們本來就是來殺這小子的,如今菲爾落到他的手上,如果他現在能放人,那才有鬼了。

“你要怎么樣才肯放人?”

“我說你們全都自盡,你們辦得到嗎?”白晨問道。

“怎么可能?小子,我勸你最好放聰明點,不然的話老子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說要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啊,有本事你就上來啊。”

德克臉色鐵青:“你當我不敢嗎?”

“來,有本事就過來……你們都不要過來,我要和他單挑。”

琳達皺了皺眉頭,提醒道:“小子,這個大塊頭可不好對付,他的實力非常強,你的那點小花招對他可不管用。”

在她看來,白晨這么的陰險,不應該會犯這種錯誤才對。

可是白晨似乎真的打算冒險,自己和德克也只是旗鼓相當,這小子難道覺得,他能夠對付的了德克嗎?

真是太異想天開了……

“你真要我上去?”德克倒是不怕白晨耍詐,他就怕白晨就只是戲弄他。

畢竟現在菲爾還在他的手上,他隨時能拿菲爾的性命威脅。

“來。”白晨勾了勾指頭。

德克先是看了眼艾弗森等人的位置,然后小心翼翼的朝著白晨走去。

“德克,小心點。”身后的同伴提醒道。(未完待續。)8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