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末日輪盤 > 2177 深窟空間

2177 深窟空間

兩個人只是頓了一下,就想到了原因。

他們雖然封閉了自身,不讓身體的氣味擴散出來,衣服也換過了,沒有什么血腥味道。

但他們剛才忽略了一點,就是袍白殺死茲木的時候,實在是下了大力氣的,比如弄了那么多套的裝備去引出茲木的能力,比如以傷換傷的打法,還比如一切行為都是為了最后的致勝關鍵,那種被袍白下在了自己身體里的毒………

雖然勝利了,可是袍白也傷重,毒性他留下的解藥可以解決,但是傷勢重的幾乎不治,是他自己吃了藥界蘇來了之后又內服外治的才讓他轉危為安。

到了現在,他依然不能戰斗,只是移動無礙而已。

剛才大家都忘了袍白身上是涂抹過藥物的,雖然基本上都被身體吸收了,可一定會有殘留的味道。

那個怪物能夠聞到幾個人療傷留下的淡淡氣息,不可能注意不到袍白的味道。

它退走了,只能說明它沒有把握對付幾個人,三個人現在不走,一會可能就要面對不知道多少的這種未知生命。

三人迅速的朝著剛才探索過的一個洞口走,那個洞口的延伸方向是向上的,這符合他們對這里的判斷,也就是這處是地下的洞窟,向上走,能夠更接近脫困。

只是他們剛剛到了那個洞穴中,聲音就突然從四面八方響起,朝著他們剛才所在的洞窟涌來。

他們只能繼續跑。

他們不是不想繼續躲在這里,而是現在不知道多少生命正從很多方向趕過來,他們這條通道就在剛才的通道旁邊,是那些生命的必經之路。

只是,三個人終究對這里太不熟悉了,通道還沒有任何的光亮,在憑借葉鐘鳴敏銳的感官躲過了好幾波生命之后,還是被兩波生命堵在了一條通道之中。

兩個燈球同時亮起,被界蘇和葉鐘鳴掛在了身上。

既然不能躲,那只有打了。

“是寄生蟲?!”

界蘇說了一句。

現在堵住兩側的這些生命在燈球光芒的照射下紛紛后退,退出了光芒的范圍之外,常年生活在幽暗的環境中,讓它們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光芒。

不過,這也只是片刻的事情,等一下,它們就會瘋狂攻來。

雖然這些寄生蟲的樣子在宇宙萬族那邊并沒有記載,但它們的形態和寄生蟲一脈相承,還是很好辨認的。

在這里發現宇宙萬族都沒有紀錄的寄生蟲,那說明要么這些寄生蟲是新產生的種類,要么,是極其古老的種類繁衍到了現在。

如果是前一個,那說明他們現在所在的星球正處于奴族的包裹之中,他們想要回去,需要這顆星球在他們宇宙萬族關注的方向上,之后等接引日。如果是后者……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哪一邊?”

袍白站在兩個人的身后,張嘴問道。

他們不可能在這里一直防守,等著人家來攻擊,他們必須要突圍出去。

“鐘鳴那邊。”

界蘇知道自己雖然綜合實力比葉鐘鳴高一些,可是在這樣的地方戰斗,他就不如人家了。

與其強來,還不如在后面擔任輔助。

“好,三個數,準備開始。”

葉鐘鳴干脆的回應,手中拿出了一把紅凝級的戰刀,這是的空間裝備中為數不多的存貨了。

因為空間裝備不能疊加的緣故,無論是他還是界蘇袍白,帶在身上的只有一兩個,里面裝的多是藥物和之前布置陣法所需的材料等,補給品很少。

在數字數完之后,葉鐘鳴當前沖了出去,手中的戰刀在前面劃出了一道漂亮的光芒,切開了最前面那個寄生蟲的身體,一片腥臭的液體灑下,正式拉開了這場戰斗的帷幕。

在這種通道地形當中,葉鐘鳴頗有點一夫當光萬夫莫開的勇猛,兩個元素精靈在旁邊幫忙,幾乎沒有哪個寄生蟲是他的一合之敵,他帶著袍白和界蘇在這些石窟通道中一路拼殺著。

他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是頭,現在的情況讓只能堅持著,否則一旦停下就徹底完蛋了。

終于在某一刻,葉鐘鳴干掉了一個寄生蟲后,前面豁然一空,他把這個方向上的敵人已經殺穿了。

可葉鐘鳴不能停,他只能繼續向前,因為后面追兵還在,后來他和界蘇換了一個位置,變成了界蘇在前他在后。

因為前面沒有了敵人,所以三個人的速度立刻快了許多,葉鐘鳴又不時的在通道中擊塌一些狹窄的地方來阻擋追兵,所以逐漸的他們開始擺脫了敵人。

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什么方向了,界蘇完全憑借著感覺盡量向上,盡量朝一個方向前進。

大概五分鐘后,他們也不知道跑出去了多遠,終于聽不到了后面追兵的聲音,應該是擺脫掉了,至少暫時是這樣的。

這階段讓三個人都很累,特別是葉鐘鳴和袍白,一個一路都在高強度的戰斗,一個傷勢未愈,來到這里后坐在地上盡快恢復著。

“要是那種嗅覺敏銳的怪物一直在,我們也擺脫不了多久。”袍白的聲音里有點泄氣,也不怪他這樣,在人家怪物的地盤就是這樣,太被動。

葉鐘鳴呵呵笑了笑,“還有希望的,至少現在這些寄生蟲不是我們的對手,也沒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能力。”

袍白聽了也笑,這也算是苦中作樂了。

“你們兩個來看一下。”那邊的界蘇體力相對充沛,所以在附近探查,這個時候從不遠處說道。

兩個人立刻起身,來到了界蘇旁邊。

這時他們才發現,在這條通道的盡頭已經沒有路了,界蘇就站在通道的邊緣,手中舉著燈球在向下看。

三個人擠在一起借著光亮看到,前面是一個極大的空間,當他們把一個燈球扔下去后,借助著掉落時映照出來的情況,發現這里就像是一個橢圓形的蛋,無數的通道連接到這里,他們這個通道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個,位于空間的中部位置。

讓他們最為注意的是,在這片巨大空間的底部,有一處非常明顯的人為痕跡,那里好像立著八根高高的弧形金屬柱子,全部都朝向一個方向,在這些柱子之下,有一個還看不出什么材質的臺子,臺面好像有什么東西,正在如同呼吸般一閃閃的發出微弱的光亮!

:。: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