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三百六十七 絕境突圍

一千三百六十七 絕境突圍

偃月刀青鋒一閃,龐令明橫尸馬前。

剎那間,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在成千上萬的曹軍心中彌漫,一身傲氣的白馬將軍就這樣躺在了青龍偃月刀之下。

沒有驚心動魄的廝殺,沒有你死我活的搏斗,只是一刀,只需要一刀,青龍偃月刀光華一閃,西涼悍將便倒了下去!

彼此都是同僚,整日在一個戰場上廝殺,在一座軍營里廝混,龐德有多大本事,將士們自然心知肚明,在整個大魏國,除了賈復、英布、典韋三人之外,其他的包括王彥章、許褚、夏魯奇等猛將在內,怕是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就連龐德都不過一合之敵,其他人又有多少活命的機會?

一種恐懼感瞬間在無數曹軍將士心目中彌漫,看不見摸不著嗅不到,但卻讓數以萬計的曹軍將士感到絕望,猶如置身于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必須激發將士們的斗志,否則只能是全軍覆沒的下場!”危急關頭,曹操內心的斗志忽然徹底爆發了出來。

這是一個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雄心,這是一份年輕氣盛時敢于只身刺董卓的豪情,這是一顆亂世之奸雄的野心,又豈會輕易服輸?

曹孟德的個頭雖然矮小,但斗志卻不容低估,高聲叱喝:“吾兒曹彰何在?關某人只有前三刀了得,只要能扛下來未必會輸給他,給我沖!若要死,你我父子今日一起血染沙場,也免得讓天下人恥笑……”

“嗆啷”一聲,佩劍出鞘,曹操扔下棺槨,單手提劍,徑直沖出陣去,腳下踐踏的塵土飛揚,朝著立馬橫刀的關羽一往無前,竟似將生死置之度外。

“陛下?”

扛著棺槨的賈詡、劉馥、司馬穰苴等人齊齊發出一聲驚呼,沒想到關鍵時刻曹操竟然如此瘋狂。

就連龐德都不過一合之敵,曹操徒步出戰想來更是白送人頭,龐德之死對軍心已經造成了極大的打擊,倘若曹操再橫尸陣前,想來瞬間就會讓十萬曹軍的斗志土崩瓦解,莫非今日已經難逃全軍覆沒的局面?

北風吹來,關羽戰袍獵獵,胡須飛揚,嘴角微微翹起,睥睨天下的目光泛出欣喜的光芒:“哦……曹孟德竟然親自出戰了,此乃天助關某成就大功!”

虎牢關大戰西涼軍之時關羽曾經與曹操有過一面之緣,對這個身材不高,但處事干練的諸侯印象深刻,甚至還有一些好感。

后來隨著局勢的不斷變化,各路諸侯此起彼伏,你方唱罷我登場,而曹操卻在中原大地屹立不倒,不斷崛起壯大,并伺機鯨吞河北,變成了天下屈指可數的實力派諸侯,這讓關羽不由得更是對曹操刮目相待。

再后來,隨著孫策、劉備、劉裕等各路諸侯被相繼翦滅,曹操竟然僭越稱帝,與洛陽、金陵兩個朝廷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這才讓關羽看清了曹操的野心不是自己所能估量的。

而如今,這樣一顆大好頭顱竟然主動送上門來,關羽沒有任何理由拒絕。雖然私下里關羽對曹操并無惡感,但在公事上必須為國除賊,全力以赴,容不得半點懈怠!

“納命來!”

關羽一聲叱咤,雙腿在胯下胭脂血腹部猛地一夾,手中青龍偃月刀高高舉起,猶如捕食的猛虎一般朝曹操撲了上去。

面對著傲氣逼人的關羽,曹操全無懼色,單手提劍向前沖鋒,嘴里大聲鼓舞曹軍:“將士們,隨朕沖鋒,我等皆如龐令明一般悍不畏死,何愁不能突圍?”

在曹操的鼓舞之下,剛剛因為龐德之死遭到打擊的曹軍士氣迅速高漲起來,齊聲吶喊著向前沖鋒,聲震云霄,千軍萬馬競相沖鋒,這是人類瀕臨絕境之時爆發出來的斗志,其能量往往會大的出人預料。

“殺啊,突圍!”

數萬曹軍在曹操的帶領下,揮舞著刀槍,邁著堅定的步伐,踩踏的煙塵滾滾,猶如漲潮的海水一半朝對面的漢軍騎兵掩殺上去。

“主公?”

典韋大聲咆哮,想要去攔截關羽,只是被趙云死死纏住,急切間卻也難以脫身。

關鍵時刻,還是曹彰爆發出了驚人的戰力,怒吼一聲,手中虎頭墨鱗刀一個“橫掃千軍”奔著關鈴的背部橫掃而來,又快又疾,勢不可擋。

“叮咚……曹彰‘黃須’屬性生效,被曹操指名出戰時武力+5,當前武力上升至113!”

沒想到曹彰的大刀來的如此之快,關鈴劈出去的大刀尚未收回,想要變招已經來不及,情急之下一個驢打滾,從馬鞍上滾落馬下。

只聽“咔嚓”一聲,關鈴的坐騎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曹彰手中黑黝黝的虎頭墨鱗刀斬下了頭顱,殷紅的鮮血猶如噴泉一般騰空而起,奔騰中的身軀轟然倒地。

“沖鋒!”

看到數萬曹軍蜂擁而上,在后面掠陣的關平大刀一揮,喝令全體騎兵向前沖鋒,并策馬舞刀前來搭救關鈴。

“殺啊!”

另一側的關銀屏同樣大刀一揮,引領著身后的千軍萬馬踩踏的塵土飛揚,迎著潮水一般的曹軍沖殺了上去。萬馬奔騰,踩踏的大地震顫。

關鈴已經失足墜馬,兵器也丟的無影無蹤,曹彰如果繼續追殺下去,關鈴難逃一死。

但曹彰也明白,如果不能及時搭救父親,在自己殺掉關鈴的同時,只怕父親也會身首異處,慘死在關云長的大刀之下。

容不得曹彰多想,撥轉馬頭,奔著關羽義無反顧的迎了上去:“姓關的,別人怕你我不怕你,速來與本王大戰三百回合!”

爪黃飛電一聲嘶鳴,閃電般朝斜刺里躥了出去,虎頭墨鱗刀橫掃而出,就在青龍偃月刀奔著曹操當頭劈下之時,呼嘯而至。

“鐺”的一聲巨響,火花四濺,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聲,曹彰憑借著手中的虎頭墨鱗刀硬生生的蕩開了關羽的雷霆一擊,避免了曹操橫尸馬前。

“嘖嘖……這就是被曹操整日掛在耳邊的黃須兒,倒是有些本事?”關羽勒馬后退幾步,對曹彰的表現贊不絕口,看起來比自己的兒子還要強悍一些,年紀輕輕便有這般武藝,實在難得。

“叮咚……關羽當前基礎武力105,青龍偃月刀+1,坐騎胭脂血+1,斷金+3,當前武力變化為110!”

“駕!”

放下了心中的傲氣,關羽這才打起精神朝曹彰沖了上去,手中青龍偃月刀上下翻飛,使出渾身解數,企圖將曹彰斬于馬下。

曹彰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催促胯下爪黃飛電,揮舞虎頭墨鱗刀與關羽殺做一團,馬踏連環,你來我往,一時間難分勝負。

曹彰纏住了關羽,典韋纏住了趙云,漢軍最強的兩個攻擊點都遇上了對手,文聘、樂進、樂羊、司馬穰苴、朱靈等曹將趁勢率領曹軍猛攻漢軍騎兵,仗著兵多勢中,把漢軍的陣腳逼得步步后退。

“虎豹騎,隨朕沖鋒!”

亂軍之中,曹操重新跨上自己的坐騎,手提佩劍冒著驟雨般的弩箭,帶領著虎豹騎向漢軍騎兵發起猛攻。

虎豹騎統領曹純披堅執銳,手提三尖兩刃戟緊跟曹操左右,帶領著六千全副甲胄的重騎兵向漢軍陣地發起了強攻,憑借著重騎的優勢,漸漸沖的漢軍陣腳不穩,突圍的希望愈來愈大。

“大魏皇帝休慌,楊素前來增援!”

關鍵時刻,黃河岸邊旌旗招展,楊素與張繡率領了一萬兩千人馬乘坐了三百多艘大小不一的戰船前來增援,會合了岸邊牽招的三千人馬,一起朝白馬坡進軍,從漢軍騎兵背后發起了進攻。

驛道兩邊的荊棘與鹿角已經被拔掉,變得一馬平川,將近一萬五千曹軍在楊素的帶領下,配合著正面的主力大軍對攔截的關羽軍發起了兩面夾擊,逐漸占據了上風。

關羽與曹彰酣戰三十回合難分勝負,心中不免焦躁起來,又被楊素率部從背后突襲,局勢逐漸岌岌可危,只能恨恨的下令隊伍暫時向西退卻,先擺脫兩面夾攻的窘境,等諸葛亮、薛仁貴的追兵趕上之后再卷土重來。

又趙云、關羽、關鈴等悍將斷后,曹軍也占不到便宜,而且曹操也無心追趕,急忙下令朝白馬津火速撤退:“勿要追擊關羽,全軍火速退往白馬坡,登船渡河!”

在曹操的率領下,殺紅了眼的曹兵乘勢突圍,在楊素、牽招的帶領下朝白馬津疾行,而典韋、樂進、張繡、文聘等人則奉命回頭支援曹仁,擺脫諸葛亮的追兵,又命曹彰、樂羊、司馬穰苴、朱靈等人扼守險要,提防關羽卷土重來。

得知曹操率領的先鋒部隊已經抵達了黃河岸邊,曹仁率領的后部軍心大振,趁著剛剛被薛仁貴、張飛、黃忠等人率領的前鋒咬住,抖擻精神,且戰且退,朝白馬津火速撤退。

“曹軍休走!”薛仁貴、張飛等人一馬當先,緊追不舍。

白馬坡上曹彰率伏兵殺出,一團混戰,關羽、趙云率騎兵卷土重來,兩軍殺的天昏地暗,直到斜陽西沉,依舊難分勝負,而曹操卻已經帶著賈詡、范增等謀士運送著郭嘉、龐德的棺槨渡過了黃河,送算死里逃生,活著回到了河北。

(家里有事耽誤了三天,今天恢復正常更新)(~^~)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