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九百零一章 單獨行動

第二千九百零一章 單獨行動

盧克悶聲悶氣,羅里吧嗦一大堆,有用的情報卻還不到十分之一,聽得我心煩意亂,恨不能大聲呵斥他:挑重點!

但除我之外的其他人,貌似對盧克的絮叨十分感興趣,尤其希洛克,竟然忘記了爆笑與低泣,瞪著雙美麗的金瞳,小嘴微張,一副既驚訝又好奇的表情。

奇怪,她不也是魔界本土居民嗎?為何會對盧克的絮叨如此動容?

觸景生情?還是......單純熱愛八卦?

嗯——有趣。

靈活的眼神不斷在幾人臉上跳躍,不多時,耳畔響起了狄瑞吉平淡卻略顯沙啞的聲音:“希洛克一直生活在魔界地心,對地表的一切充滿好奇。”

我詫異的望向狄瑞吉,卻發現后者不動聲色,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過。

......

盧克的絮叨很長很長,長的好像在講長篇小說,偏偏用的還是沒有感情的機械音,就在我耳朵即將長繭子的時候,機械音陡然一停,緊接著,是一句低沉而又陰惻惻的聲音響起:“時間到了,該登場了。”

鐵窗是錳合金制品,堅硬而且耐腐蝕,但并不是很重。

我原打算將它撐起來,推到一邊,卻被狄瑞吉制止了:“移動鐵窗會發出聲音,有引起注意的可能性。”

“你有更好的辦法嗎?”我好奇道。

她沒回答,而是抬起手指,輕輕觸碰鐵窗,下一秒,我驀然睜大雙眼,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一切——就見一團細密的黑霧,從她指尖生出,悄無聲息的覆蓋在鐵柵欄上,乍一看,并不能察覺到任何異狀,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幾根并排的鐵欄桿比其他幾根不相連的鐵欄桿粗了一圈。

但也僅僅只是粗了一圈。

大約一分鐘后,粗了一圈的鐵欄桿就逐漸變細,很快,就和其他鐵欄桿一模一樣,我好奇地盯著這一幕,心里盤算著,狄瑞吉是打算通過同化鐵欄桿的方式,讓我們神不知鬼不覺的侵入嗎?

然而五分鐘后,我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她并沒打算同化,而是腐蝕。

我頭一次見到瘟疫竟然還有腐蝕金屬的能力,不由得驚呆了。

狄瑞吉淡然的瞥了我眼,低聲解釋道:“瘟疫在死亡的瞬間,會產生打量的熱量與酸,當熱量與酸達到金屬臨界點時,就算是秘銀,也能夠腐蝕掉。”

我更好奇了:“既然秘銀都能腐蝕掉,為何還會被封印至今?”

狄瑞吉沉默數秒,低聲道:“熱量與酸能夠腐蝕秘銀,卻無法腐蝕妖精文字。”

“妖精文字?”我懵然道。

“就是古代文字”斯皮茲解釋道:“根據歷史文獻記載,是由你的先祖創造,擁有著未知的力量,無論是狄瑞吉的瘟疫,還是我主的龍息,都無法動搖其分毫。”

雖然知道古代文字擁有奇特的力量,但沒想到竟然這么逆天,我能說什么呢?只能默默在心里暗呼一聲:先祖牛逼!

十分鐘后。

六根相連的鐵欄桿同時被腐蝕掉三分之一,恰好能夠容納人形的斯皮茲通過。

我們一個接一個,悄無聲息的溜了上去,并依照羅特斯之前的提示,尋找到某幾個標志性建筑。

那幾處建筑,就是海神族最高統治者的寢宮。

說起來,也有幸運的成分在里面,我是真沒想到,海神族的下水道竟然修得如此奇葩,其中最粗最長的那條下水道,便是直通海神族都城的那條,若是沒有這個標記,保不準我們會迷路。

我決定了,等這次事了,回去之后,我一定向妖精女皇及杜威大師提建議,要么擴建下水道,要么將主干道修建的和下水道干道一樣,反正不能留下后患。

在一處陰暗的角落落腳后,我們開啟臨時作戰會議,會議的內容很簡單——分組分批的對標識性建筑進行重點探查,爭取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并消滅海神族最高統治者。

如果計劃順利,隨后就是狄瑞吉和希洛克的表演時間了。

別看狄瑞吉和希洛克只是單單兩人,但她們一個能夠釋放無孔不入的致命瘟疫,另一個能夠操控數量龐大的能量體對周圍發起攻擊,都是群體殺傷力極強的技能。

而倘若計劃不順利,引起了對方的注意,那就只能依靠狄瑞吉的瘟疫,進行全方位,無死角的抹殺了。

雖說釋放瘟疫對狄瑞吉而言輕而易舉,但想要將瘟疫控制在某一范圍內,卻是十分困難的,為了不引起海中霸主的注意,這個時候,就得需要我和希洛克登場了。

希洛克的作用是用能量體將瘟疫牽引至我附近,而我的作用則是大口呼吸,把味道很糟糕的瘟疫統統吞進肚子。

聽到這里,我面色陡然難看起來,并同時聯想到垃圾桶。

可不就是垃圾桶嘛,人家肚子里裝垃圾,我肚子里裝瘟疫。

在心里吐了句槽,行動就開始了。

我們一行共分三組,狄瑞吉和希洛克一組,盧克和斯皮茲一組,我自己一組。

乍一看,分組十分不合理,明明我的實力最弱,卻偏偏只能單獨行動,但實際上,這種分組,卻是對我的保護。

首先,我與海神族人在外貌上幾乎毫無差別,只要等會兒尋一套海神族的服裝套上,只要不被特別盤問,就不會路出馬腳。

其次,無論希洛克還是狄瑞吉,又或者盧克和斯皮茲,他們的行動速度都比我迅速,如果和我組隊的話,會拖他們后腿,為了能夠盡快完成任務,只能這樣分隊。

最后,一旦行動失敗,交起手來,對方最強的戰力極有可能會在第一時間趕奔現場,并與他們直接交手,這個時候,處在他們身邊,就會最大程度的被危險籠罩,而越是遠離他們,危險性就越小。

雖然我目前的實力不錯,甚至在年青一代冒險家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但畢竟沒有覺醒,仍然欠缺自保能力。

一旦被覺醒者的攻擊波及,很可能會受傷。

而倘若遭到覺醒者針對,更有可能身陷危機之中。

為了避開一切不必要的麻煩,我只能被迫單獨行動。

:。:
新快3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