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女神的貼身高手 > 第146章半夜的打擾

第146章半夜的打擾

沈墨濃微微一笑,卻是沒有否認。陳揚道:“靠,真是化神了?”

沈墨濃說道:“你自己去猜吧。”

陳揚不由微微沮喪,本來覺得自己挺不錯的,但眼下修羅和沈墨濃這兩人在他面前出現,嚴重的摧毀了他的自信心。

當然,也就那么一瞬。陳揚也是道心堅定的人。

這時候,陳揚肚子確實餓了,就說道:“咱們出去吃東西吧?”

沈墨濃說道:“你去吧,我剛吃過了。”

陳揚郁悶無比,說道:“沈墨濃,你是故意的吧?我一個人出去吃,萬一修羅和蕭冰情殺回來了怎么辦?”

沈墨濃啞然失笑,說道:“你這是真拿我當你二十四小時的保鏢啊?關鍵是我保護你,也沒見你給我什么好處。”

陳揚裝模作樣的說道:“哎,我給你錢,你肯定也不屑,那也傷害我們之間的感情。我倒是有一樣最寶貴的東西想給你,就怕你不要。”

沈墨濃說道:“得了吧,你最寶貴的莫不是處男之身?可你也早不是了。”

陳揚一愣,他還真是想說給自己的童子之身的。本來嘛,他睡過的女人是不少。但他眼下也就想逗逗沈墨濃。可沈墨濃也太厲害了,自己還沒說出來,她就先將自己給堵死了。

陳揚只能舉手投降,說道:“算你牛。”

沈墨濃隨后也正色說道:“我最近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忙,還真不可能一直守著你。今天也是你運氣好,我本來在臥室里睡覺。那知道那修羅和蕭冰情大搖大擺的進來了。我干脆就收藏了氣息,想看他們來到底干什么。那修羅也是太過自信,以為感覺不到其他人的氣息,這屋子里就沒有人。”

陳揚也覺得很是驚險,今天這一天都太刺激了。

他向沈墨濃說道:“那你說怎么辦?修羅和蕭冰情兩個人圍攻,我著實難以應付。”

沈墨濃說道:“你不是槍法很厲害嗎?我給你一支訂制的槍,你留著防身用。”

陳揚眼睛一亮,這是個好主意啊!

隨后,沈墨濃回了房間里。半晌后出來,還真拿給陳揚一支黑的發亮的左輪手槍。

“這是軍方最新研究出來的,殺傷力極大。水銀子彈,一旦射中敵人,水銀立刻爆開。就是再厲害的高手也要死在這子彈之下。一共有六連發子彈,你悠著點。”

陳揚歡喜的接過左輪手槍,他是槍法高手,在手上一掂就知道這槍的厲害。他不由說道:“我要真將修羅和蕭冰情殺了,怎么算?”

沈墨濃說道:“你要真將他們殺了,那就是自衛。我們會保住你,不過,你一天不加入神域,到時候杭行天就會找你麻煩。你也不可能永遠在我們的庇護之下。所以,你加入神域外門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陳揚說道:“再怎么迫在眉睫,那考試也得要一個月啊!”

沈墨濃說道:“只要把你推薦上去,成為考生之后,杭行天也就不敢對你出手了。誰也不敢惡意殺害神域的考生的。因為神域不知道他的考生中哪一個會是天才,哪一個會不會將來成為杰出的內門弟子。就像美國總統的演講,校車至關重要,因為他不知道其中一輛校車里,會不會裝的是未來的總統閣下。”

陳揚點點頭,表示懂了。隨后,他收了手槍,整個人膽氣也就壯了很多,接著就去樓下吃飯。

“記得給我帶一份宵夜。”陳揚臨出門的時候,沈墨濃交代。

陳揚鼻子都氣歪了,說道:“你不是剛吃過嗎?你要吃就和我一起去?”

沈墨濃一笑,說道:“姐姐我想偷下懶,還要跟你打報告么?”

陳揚無語。

出了小區之后,陳揚就近找了個夜市攤。他吃了兩盤炒河粉,加兩個大雞腿還喝了一瓶冰啤酒。將這些食物全部消滅后,他覺得痛快到了極點。白天的所有郁悶,惆悵,小情緒全部一掃而光。這貨的性格也的確是不適合長期憂郁的主。

隨后,陳揚給沈墨濃也打包了一份炒河粉,一份炒田螺還有冰啤酒。

哎,大冬天的喝冰啤酒,也只有這貨能干的出來。

順便的,陳揚還給沈墨濃烤了幾串脆骨加虎皮青椒。如此之后,陳揚將宵夜帶回家。

沈墨濃見到食物也不嫌棄,愉快的吃了起來。她被田螺辣的很是過癮,又連喝冰啤酒。隨后,她才說道:“我很少吃這種路邊攤,沒想到味道還真不錯。”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大多美食都在民間,在路邊攤。那些大酒店什么的,吃的不過是個格調罷了。”

之后,陳揚回房間休息。這一晚,他照常練功。練到一半,他突然起身跑到沈墨濃的房間前敲門。

這時候是深夜兩點了,沈墨濃被敲醒,不由有些惱火,道:“臭小子,你又發什么瘋?

姐姐晚上不寂寞,不需要你陪。”

陳揚哈哈一笑,他說道:“沈墨濃,問你個正經問題。”

沈墨濃說道:“什么問題?”

陳揚道:“你是不是還是處?”

沈墨濃頓時羞怒,道:“滾,你有病啊!”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好啦,開個玩笑。”他頓了頓,說道:“我剛才一直在運氣,突然有個疑問。我目前是化氣為罡的地步,接下來就是化罡為氣。那么,再之后又是什么?難道要再化氣為罡,一直這么循環下去?”

沈墨濃立刻毫不客氣的說道:“放你的狗屁。”她頓了頓,道:“接下來就是化氣為精,化精為神,化神為虛。”

陳揚完全搞不懂了,他頭腦頓時一片迷糊。

沈墨濃繼續說道:“現在跟你說這些,你是很難懂的。你目前要做的就是化罡為氣。之前,你的氣入體內,但這股氣并不是屬于你真正的氣。經過罡勁的轉換后,這口氣要有你的精神印記,如此才叫化罡為氣。至于之后的化氣為精,你以后漸漸就會明白。總之,你要記住的是,人,活著就是一口氣。我們修煉的也就是這一口氣。人如果沒有了氣,就會死。氣是精氣神,是空氣,是人活著的根本,人爭一口氣。這口氣就跟道一樣,無處不在。道,我們把走的路也叫做道路,我們的理也叫做道理。氣與道,是我輩永遠都摸索不透,追求不完的東西。”

陳揚肅然起敬,道:“受教了。”隨后,他就乖乖的返回房間,專心修煉起來。

第二天,燕京的天氣持續的好。

秦老爺子的四合院里,今天幾個女生都沒有打麻將。她們各自有著心思。蘇晴有她的傷心,她雖然傷心,卻感激陳揚在她的生命里出現。因為陳揚至始至終是真正的喜歡她,尊重她。如果陳揚不是有這份喜歡和尊重,他早就吃了許晴。

可陳揚始終都沒有。

陳揚雖然吊兒郎當,但他卻是真正的君子。

至于秦墨瑤和唐青青,兩人是有苦說不出。雖然很不想陳揚結婚,但是她們只是陳揚的朋友,連反對的資格都沒有。

林清雪是憂愁公司的事情,一直不在公司,她始終不太放心。她也心疼哥哥陳揚。

秦宏偉則一直很淡然,他看出秦墨瑤不高興,也問過秦墨瑤。但秦墨瑤不肯說。

秦宏偉知道孫女是很有分寸的,所以也就不去探尋她的隱私了。

上午十點,陽光明媚。

院子里,秦宏偉看著報紙,曬著太陽。

便也在這時,一名警衛將手機送了過來,說道:“老首長,楊家的楊老爺子的電話。”

秦宏偉微微一怔,他心里跟明鏡似的,也知道楊家最近跟自己的關系很微妙。這一切全都是因為楊凌的死。陳揚在擂臺上殺了楊凌,自己的孫女又喜歡陳揚。六處的沈墨濃又看重陳揚。這其中的關系盤根錯節,所以他和楊家的楊天成老爺子也變的生分了。

“楊老弟!”秦宏偉也不多想,接通電話,呵呵一笑,喊道。

那邊楊天成也是一笑,說道:“老首長,咱們可有一陣沒在一起下棋了。”

秦宏偉便微微一嘆,說道:“楊老弟啊,你孫子的事情我聽說了,哎,真是天有不測風云,你要節哀啊!”

楊天成的聲音一黯,他馬上又說道:“多謝老首長的關心。這大概就是我的命,也是我孫子的命。”他說到這兒,頓了頓,又道:“對了,老首長,你現在方便嗎?如果方便的話,我想來你這里坐坐,我們敘敘舊。”

秦宏偉微微訝異,他不明白楊天成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他和楊天成之前也不是太熟,僅僅是一起下過幾次棋而已。

但這是,秦宏偉也肯定不能拒絕。他便說道:“方便,你隨時都可以來。”

如此說定之后,秦宏偉也就掛了電話。

秦宏偉并不擔心楊天成會來對他不利,因為那會是楊家的滅頂之災。再則,這件事情,的確跟他也沒多大的關系。楊天成怪罪都怪不到他這里來。

一個小時后,守護四合院的秘密系統發來信息。“老首長,楊天成與蕭冰情一同前來,是否準許入內?”

秦宏偉微微吃了一驚,他從沈墨濃嘴里知道眼下最大的麻煩就是來自蕭冰情。沒想到這楊天成居然將蕭冰情帶了來……
新快3百科